奢侈品百科

广告

纵美超声刀的使用方法

2017-12-19 14:25:07 本文行家:bieliangnan

日本整容整形翻译奇异鸟提醒您:整容有风险,下刀需谨慎!微信公众号:奇异鸟在东京,日本整容客服:qiyiniaokefu(奇异鸟客服-全拼)

..

INF小鸟所知,岛国超声刀这个美容项目非常不火,要知道这股美容刀之火从美国烧到韩国,又把天朝的爱美之心烧的外焦里嫩,怎么偏偏就点不着日本呢?


搞不清楚这一点,让小鸟怎么睡觉?于是我的侦破工作加班加点的搞起来。通过查阅各种资料小鸟了解到,超声刀(HIFU)美容是靠专用仪器设备来实现的。这种仪器可以将超声波聚集成无数个点,这些点经过声波和热能转化,形成高能治疗点,具有超强的穿透力。

..

当它作用皮肤时,由点变面,到达皮下1.6-4.5mm左右的深度(还有更深的),直接将松弛的筋膜层收紧,同时刺激真皮层胶原蛋白的新生和重组,从而驱赶皮肤皱纹、松弛等衰老问题。并且该项目是无创治疗,不会在皮肤表面留下任何伤口。

哈哈,BB们是不是开心的想要飞起来?这么友好的项目应该早点做起来才对啊!

..

 接下来小鸟给大家分析看看它是不是真的那么友好吧……


不能否认,超声刀一定程度上能改变衰老的面相。让皮肤衰老的情况有所好转,它的主战场在筋膜层,其它促进胶原蛋白再生、重组什么的,都是后话。

当我们年轻的时候,皮肤深层的筋膜层,弹力和支撑性都非常好。它能极其稳固的拉住面部几大脂肪垫,少女的苹果肌、饱满的太阳穴及紧致的脸部轮廓等,那是一副胶原蛋白满格的动人画面。

..

But,岁月、环境、压力等都是杀猪刀,不断向皮肤砍去。支撑面部的表皮、真皮、皮下组织、筋膜、肌肉等节节败退,衰老在所难免。作为支撑的筋膜层最难办,它本身固定脂肪垫的能力下降,前面几层就算还好,也会跟着筋膜一起不“型”,身后的肌肉部分要是也掉链子,那就真的不“型”了!所以超声刀看准了这一点,把不“型”的筋膜激活不就好了吗?

注意!这个项目最大的风险来了……

超声刀就像透过放大镜的阳光一样,将能量点带入筋膜层,以刺激它恢复支撑。

..

如果此时皮下的胶原蛋白和透明质酸含量低,遇到60-75°C的高温,皮肤会直接坏死凝固与筋膜层“焊”在一起。轻则治疗后保持时间短,疗效不佳,重则面部灼伤、皮肤干燥、色素沉着、皮肤表面凹凸不平、皮下神经受损、皮肤永久性塌陷以及僵硬等问题。

做过的BB 可能会反驳我说,手术前后会口服大量的胶原蛋白液,用来阻止这种情况发生,但每个人吸收胶原蛋白的情况不一样,这绝对不是100% 有效的措施。前面也有说过,筋膜等深层组织被聚焦的超声刀灼烧,简单滴说就是烧伤,补点胶原蛋白就能好吗?谁见过烧伤后抹胶原蛋白的。


我们在说说超声刀第二大风险:设备

..

超声刀是美国最先研发生产的,只有Ultherapy品牌取得美国FDA(食品药品监督局)对 “Lifting”舒必提效果的认证。啥意思呢?就是美国FDA承认该设备对皮肤确有紧致提拉的效果,韩国很快追上,不就超声刀么?恨不得一天之内就遍地开花(泡菜国的人民总是把自己想的太牛逼,把世界想的太简单,他们的机器还远远追不上老美~)。

此外,告诉大家,不管是美国设备还是韩国设备,我国目前没有任何一款超声刀的批文,这个项目是灰色地带,不合我天朝的法律,虽然很多整形网站都有妹子站出来为超声波刀拉票,哥还是劝大家要!慎!重!

..

超声刀就像隔空打牛这个武功一样,透过表皮作用深层的筋膜层,如果设备不合格,能量距离不在精确的范围内,打到你的肌肉层,或者只能到真皮层,你的脸上也会有感觉,表皮却安然无恙。后果却是可轻可重了,轻一点可能没效果,重的呢,皮肤烧伤、神经损伤、面部永久塌陷,僵硬,每一个结果都不是闹着玩的!

我国虽然不让用这个设备,但对美容行业监管全靠手感。。。。超声刀一火,山寨货、高仿货全部出来作妖,没有FDA划出的警戒线,很可能假货们不会顾及超声刀需要多么精密的技术和安全监测,靠美容院小妹嘴唇碰嘴唇的忽悠,就能让人砸下大把的银子!怨声载道的超声刀毁脸,绝大多数都是这个黑胡同出来的……

如果真的太想试试超声刀了,去美国应该是比较安全的。。。

再说说第三个风险:操作人员

..

超声刀是医疗美容仪器,能够掌握它的一定是具有职业资格证的皮肤科医生,先前我们提到过,每个人的皮肤情况不同,医生要弄清楚求美者真实的皮肤情况,再来判断适合不合适做超声刀。但大家想一想,没有批文的设备,医院敢用吗?这些边界模糊的可怕……

就算一些整容医院、美容院,请到了正规皮肤科医生,超声刀一次的费用不菲,哪怕治疗者的情况并不适合超声刀,难免有些医生会被利益驱动,只要不至于出问题,效果好不好,随便一个说法都可以把你怼回去……

这里更别说那些连资格证都没有,恨不得三天就上岗的美容学徒了,完全没有皮肤专科基础和经验。再搞一台山寨机在你脸上走来走去,小鸟想想就惊出一身汗呢!

..

还有一件事小鸟必须站粗来说俩句,超声刀扬言媲美面部大拉皮,因为没伤口不留疤,可以取代面部拉皮!这个说法对手艺精湛的拉皮医生而言太不负责了!那些经验和技术都不行的拉皮庸医就不说了,真正拉皮大师们的手术室前,常年门庭若市。明星贵妇排队去都等着,为啥呢?

真相是


 拉皮手术保持效果能到达5-10年之久

 私人订制,根据求美者面部衰老程度,手工调节皮肤各层的提拉程度,效果是最理想的


非常消耗精力:拿宇津木龙一医生来说,一台手术甚至需要10个小时,非常考验医生的经验、技术、体力。。。


所以超声刀的抗衰老效果是没法和拉皮比的,差了好几十条街呢!拉皮手术的风险和承受痛苦确实比超生刀大,这一点大部分取决于医生水平的高低!

把话说到标题处,超声刀在岛国为什么不火?

1.    日本厚生省(相当于药监局)对超声刀设备严格管控,因为这个项目风险确实不低,设备仪器、操作人员的医学背景及经验、以及适应人群等都有严格的限制,导致很多医生不愿做

2.    超声刀的项目火起来不到十年,这个周期无法考察出对皮肤的全部影响

3.    超声刀确实存在灼伤皮肤的风险,这是有很多案例可以佐证

4.    日本有很多抗衰的项目比超生刀更安全,更见效,比如纤维芽细胞再生技术


好啦,关于超声刀的事,小鸟就先唠叨到这里,欢迎BB们给我留言呐~



------ 整容有风险,下刀需谨慎! ------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医美第一品牌,日本整形整容翻译,深耕医美方向,科普各种整形手术,揭秘医美骗局,如果您想悄悄变美,如果您担心国内医生的技术和安全,请联系我们,关于整形,奇异鸟有最正的三观、最良心的指导、最专业的服务!

奇异鸟公众号奇异鸟公众号
奇异鸟官方微信 ↑

扫码关注或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添加

获取更多日本整容资讯

奇异鸟客服二维码奇异鸟客服二维码


奇异鸟官方客服↑

扫码关注或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添加

或添加微信号 qiyiniaokefu奇异鸟客服-全拼)

咨询日本整容&预约

   www.amazingbird.com

   shechipin.baike.com

   http://blog.sina.com.cn/u/2138706667

-END-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整容第一品牌,提供医院预约以及专业医疗翻译服务,预约微信:qiyiniaokefu(奇异鸟客服-全拼)


  刘询只抬了抬手,让他起来,拿起桌上的酒杯欲喝,却早已是空的,七喜忙端了酒壶过来斟酒,刘询未等酒斟满,就不耐烦地问:“歌舞呢?”一旁侍奉的宦官立即命奏乐。因是贺太子册立,歌舞喜庆欢快,满殿的人也好似都喜气洋洋,刘询笑赏着歌舞,缓缓端起酒杯,一口一口地喝着酒。云歌等着两曲歌舞完了,众人对她的注意都散了时,借着更衣,悄悄退避出了筵席。都是熟悉的路径,不大会儿工夫已经行到宣室殿外。有宦官过来查问,见是她,倒是愣了,“姑娘怎么在这里?”可他的面孔对云歌而言,却是陌生,“你在宣室殿当值?”  刘奭抿着唇,倔犟地说:“我不怕他!”  云歌招手让刘夷过去:“虎儿,到姑姑这边来,姑姑有话和你说。”  云歌猛地转身出了门,仰头望天,一口口地大吸着气。  下面的人看来,不过是云歌身子晃了晃,谁都没有看出来这中间的生死转念,只有当事人能体会出这一来一去。云歌定定看着小妹。  “小妹,是朕,打开帘子。”  深夜里,少爷睡不着时,就会吹箫,可翻来覆去却只是一首曲子……  孟珏将砚台击出后,才看到来人是云歌,大惊下,又忙飞身上前。  他收下了,他已经给了他的承诺。  刘病已的罪名也在大赦之列,一场人头就要落地的大祸,竟然短短几日就莫名巧妙地就化解了。  许平君轻拧了云歌一把,“真是笨!我怀疑我有了。”  刘弗陵想了瞬,头未回地叫道:“于安,去预备车马,我们出宫一趟。”  七喜心下长舒了口气,带着人退出了屋子,同时吩咐侍卫都各回原职。  “你还能背我多久?”  隐藏在暗处的何小七看预订的计划出了意外,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办,本想派人去请示一下皇上,可是看孟珏直到此刻,都还一副从容自若、谈笑风生的样子,他的愤怒到了顶点。黑子哥他们碎裂的尸体在他眼前徘徊,淋漓的鲜血直冲着他的脑门。  她把食盒打开,笑着说:“孟公子请坐,在下要上菜了。”  店堂内打瞌睡的伙计听到动静,出来探看,见人打碎了货物,刚想大骂,可被孟珏的森寒视线盯了一下,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因屋子的地下生着火,外面寒意仍重,屋内却已如阳春三月。  店主端上来一个精致美丽到和整个店堂丝毫不配的碗,碗内的肉片比别人多,比别人好,面也比别人多,阵阵扑鼻的香气明确地告诉云歌,这碗面做得比自己的好吃许多。  于安张了张嘴,可看到皇上消瘦孤单的背影,他又闭上了嘴。  “我收下了。云歌,你也一定要记住。”  但看到云歌一脸企盼,他的几分无奈全都消散,笑接过碗,低头吃起来。   云歌自问没有能耐,如三哥般在九招内把对手诱导入自己的局,所以只能先出招,主动设局。阿丽雅抬手做了“请”的姿势,示意云歌出招。云歌很想如阿竹一般华丽丽地拔刀,可是……  “难不成你们就走了一晚上?”许平君摇摇头表示不信。  男子握住云歌的胳膊,刚想斥责,可看到乞儿的大花脸上,一双泪花盈盈的点漆黑瞳,觉得莫名的几分亲切,要出口的话顿在了舌尖,手也松了劲。  已经十几年空白无味的味觉,竟好似一刹那间就尝过了人生百味。  “不值得。况且感情和别的事情不一样,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强求来也不见得幸福。”云歌伸手去抓盆子里的水,一只手用力想掬住水,可当她握成拳头的手从盆子里出来时,水都从指缝间溜走。她向许平君摊开手掌,里面没有握住一滴水,而另一只手随随便便从盆中一舀,反倒掌心都是水,“这就是感情,有时候越是用力,越是什么都没有。”  还有那双她一直都记得的眼睛。   云歌只觉得屋子太安静了,好象再安静一些,就能听到自己的心砰砰跳得声音。  许平君摇了摇面无血色的云歌:“她的鬼话哪里能当真?孟大哥怎么可能掉下悬崖?”  依旧如往日一般,笑得懒洋洋,似乎很温暖,可云歌总觉得他那漫不经心的笑容下透着冷漠。  他目光投向了西边,没有回答。  郁郁葱葱的绿色中,各种奇花异草争奇斗艳;融融暖意中,一室草木特有的芳香。  突然看到何小七手中的长刀挥过,一个人的人头飞了起来,许平君不禁失声惊呼。她猛然意识到,那些倒下的人不仅仅是倒下。她胃里一阵翻滚,身子摇晃欲坠。幸亏刘病已一直搂着她的腰,才没有跌下去。  刘贺这才发觉身后的随从,挥了挥手,让他们到屋廊下候着去。他上下打量了一番云歌,笑起来,笑容很是意味深长,云歌被他笑得莫名其妙。“你笑什么?我怎么了?”  第二日,孟珏依照约定,请求面见刘弗陵。    六顺不知道使了什么法子,竟然让她们一路上没有遇见一个宫女、宦官。等行到建章宫深处的~处院落前,上官小妹停了脚步,说道:“我不方便过去,云歌,你想办法进去看一眼。”  云歌走到花房门口,刚要拉门,听到身后的人说:“我是义父唯一的徒弟。说所学三四,有些过谦,说所学十成十,肯定吹嘘,不过,七八分还是有的,某些方面,只怕比义父更好。”  刘贺和刘询磕头告退。  ……  许平君想了想说:“会很惨!对我而言,辛苦一天后,吃顿香喷喷的饭是很幸福的事情。云歌,你不是说过吗?菜肴就像人生,一切形容人生的词语都可以用来形容菜肴,酸甜苦辣辛,菜肴是唯一能给人直接感受这些滋味的东西,无法想象没有酸甜苦辣的饭菜,甜究竟是什么样子?苦又是什么味道?就像,就像……”  云歌因为孟珏的病,曾翻阅过一些医家典籍,略懂几分医家用语,所以基本听明白了张太医的话。  虽然众人心中都明白霍光的意思,可因为还没正式登基,所以仍然按藩王的礼仪迎接,都未敢越矩。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先帝放着几个羽翼丰满的儿子不选,反而选择了一个八岁雏儿,冒着帝权旁落的危险将江山交托。可惜当时母亲已死,不然,看到钩弋夫人因为儿子登基被先皇处死,母亲应不会直到临死,还恨他如仇。而那个小儿的父亲是否安稳渡过了所有风波都很难说。杏树下的经历成了他生命中被遗忘在角落的故事。只有极其偶尔,吃着杏子时,他会想起那个要和他做朋友的小儿,但也只是一闪而过。刘贺说:“当年都说皇上有病,需要卧榻静养,所以臣等一直未见到皇上,没想到皇上在宫里四处玩。”“是母亲要我装病。不过那天吃了太多杏子,后来真生病了。”几个哥哥都已羽翼丰满,母亲很难和他们正面对抗,不如藏拙示弱,让他们先斗个你死我活。刘贺喟叹,“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当时王叔们哪里会把钩弋夫人放在眼里?”刘弗陵沉默。母亲若早知道机关算尽的结果,是把自己的性命算掉,她还会一心要争皇位吗?刘弗陵说:“你输了,你要为我做一件事情。”刘贺几分感慨,“不太公平,当年臣已经十一岁,即使相貌变化再大,都会有迹可寻,而皇上当时才四岁,容貌和成年后当然有很大差别。皇上认识臣,臣不认识皇上,很正常。”“你以为我是见到你才认出你的吗?你离去后,我就用心和先生学画画,一年小成,立即画了你的画像,打算偷偷打探。不成想,收拾我书房的宫女,刚看到你的画像就认出了你,与我笑说‘殿下的画虽好,可未将贺奴的风采画出呢!’我就立即将画撕碎了。”刘贺无语,就如大人总不会把孩子的话当回事情一样,他并未将承诺太放在心上。“你若真想知道我是谁,凭你的身份去查问,不会太难。当日有几个大臣带孩子进宫,又能有几个孩子四、五岁大小?”刘贺歉然,“是臣不对,臣输了。请皇上吩咐,臣一定竭力践诺。”刘弗陵道:“我当日和你打这个赌,是想着有朝一日,你若知道我是谁,定不会愿意和我做朋友,所以我想如果我赢了,我就可以要求你做我的朋友。快要十七年过去,我还是这个要求,请你做我的朋友。”刘贺沉默,很久后,跪下说:“既有明君,臣愿做闲王。”当年杏树下的小儿虽然早慧,懂得言语中设圈套,却不知道人与人之间,有些距离是无法跨越的。刘弗陵似乎没有听懂刘贺的彼“闲”非比“贤”,他拂了拂衣袖,转身离去,“望你在长安的这段日子,让朕能看到你当日在杏树上所说的济世安邦之才。对了,因为这里无人居住,朕爱其清静,后来常到这里玩,听此殿的老宦官说,昭阳殿曾是李夫人所居。”云歌和红衣她们笑挽着手进来时,看见只刘贺一人坐在杏树下,全然没有平日的风流不羁,神情怔怔,竟有几分凄楚的样子。四月略带敌意地盯了眼云歌,又打量着刘贺,刚想上前叫“王爷”,红衣却拽了拽她的衣袖,示意她噤声。红衣凝视着刘贺,眼中有了然,似乎完全明白刘贺此时在想什么。她的眼中慢慢地浮起一层泪光,就在眼泪掉下的刹那,她借着低头揉眼,将眼泪拭去。再抬头时,脸上已只是一个温柔的笑。她轻轻走到刘贺身侧跪下,握住了刘贺的手。刘贺看到她,伸手轻轻抚过她的笑颜,象是在她干净的笑颜中寻觅着温暖,半晌后,他露了笑意,那个笑意慢慢地带上了不羁和毫不在乎,最后变成了云歌熟悉的样子。云歌转身想悄悄离开,却听到刘贺叫她:“云歌,你回来,我有话问你。”刘贺让四月和红衣都退下,请云歌坐到他对面,“我下面问的话对我很重要,你一定要对我说实话。”说着“重要”,却依旧笑得吊儿郎当。云歌却凝视着他清亮的眼睛,郑重地点了点头。“你小时候是不是认识皇上?你们是不是在西域认识的?”  当皇上还不是皇上时,私下里都是“我、我”的,一旦想搞什么鬼把戏,就一脸哀求地叫他“于哥哥”,耍着无赖地逼他一块去捣蛋。吓得他拼命磕头求“殿下,不要叫了,被人听到了,十个奴才也不够杀。”为了让殿下不叫“哥哥”,就只能一切都答应他。后来就……就变成“朕”了。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