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品百科

广告

超声刀术后多久脸酸痛

2017-12-21 16:14:01 本文行家:bieliangnan

日本整容整形翻译奇异鸟提醒您:整容有风险,下刀需谨慎!微信公众号:奇异鸟在东京,日本整容客服:qiyiniaokefu(奇异鸟客服-全拼)

..

INF小鸟所知,岛国超声刀这个美容项目非常不火,要知道这股美容刀之火从美国烧到韩国,又把天朝的爱美之心烧的外焦里嫩,怎么偏偏就点不着日本呢?


搞不清楚这一点,让小鸟怎么睡觉?于是我的侦破工作加班加点的搞起来。通过查阅各种资料小鸟了解到,超声刀(HIFU)美容是靠专用仪器设备来实现的。这种仪器可以将超声波聚集成无数个点,这些点经过声波和热能转化,形成高能治疗点,具有超强的穿透力。

..

当它作用皮肤时,由点变面,到达皮下1.6-4.5mm左右的深度(还有更深的),直接将松弛的筋膜层收紧,同时刺激真皮层胶原蛋白的新生和重组,从而驱赶皮肤皱纹、松弛等衰老问题。并且该项目是无创治疗,不会在皮肤表面留下任何伤口。

哈哈,BB们是不是开心的想要飞起来?这么友好的项目应该早点做起来才对啊!

..

 接下来小鸟给大家分析看看它是不是真的那么友好吧……


不能否认,超声刀一定程度上能改变衰老的面相。让皮肤衰老的情况有所好转,它的主战场在筋膜层,其它促进胶原蛋白再生、重组什么的,都是后话。

当我们年轻的时候,皮肤深层的筋膜层,弹力和支撑性都非常好。它能极其稳固的拉住面部几大脂肪垫,少女的苹果肌、饱满的太阳穴及紧致的脸部轮廓等,那是一副胶原蛋白满格的动人画面。

..

But,岁月、环境、压力等都是杀猪刀,不断向皮肤砍去。支撑面部的表皮、真皮、皮下组织、筋膜、肌肉等节节败退,衰老在所难免。作为支撑的筋膜层最难办,它本身固定脂肪垫的能力下降,前面几层就算还好,也会跟着筋膜一起不“型”,身后的肌肉部分要是也掉链子,那就真的不“型”了!所以超声刀看准了这一点,把不“型”的筋膜激活不就好了吗?

注意!这个项目最大的风险来了……

超声刀就像透过放大镜的阳光一样,将能量点带入筋膜层,以刺激它恢复支撑。

..

如果此时皮下的胶原蛋白和透明质酸含量低,遇到60-75°C的高温,皮肤会直接坏死凝固与筋膜层“焊”在一起。轻则治疗后保持时间短,疗效不佳,重则面部灼伤、皮肤干燥、色素沉着、皮肤表面凹凸不平、皮下神经受损、皮肤永久性塌陷以及僵硬等问题。

做过的BB 可能会反驳我说,手术前后会口服大量的胶原蛋白液,用来阻止这种情况发生,但每个人吸收胶原蛋白的情况不一样,这绝对不是100% 有效的措施。前面也有说过,筋膜等深层组织被聚焦的超声刀灼烧,简单滴说就是烧伤,补点胶原蛋白就能好吗?谁见过烧伤后抹胶原蛋白的。


我们在说说超声刀第二大风险:设备

..

超声刀是美国最先研发生产的,只有Ultherapy品牌取得美国FDA(食品药品监督局)对 “Lifting”舒必提效果的认证。啥意思呢?就是美国FDA承认该设备对皮肤确有紧致提拉的效果,韩国很快追上,不就超声刀么?恨不得一天之内就遍地开花(泡菜国的人民总是把自己想的太牛逼,把世界想的太简单,他们的机器还远远追不上老美~)。

此外,告诉大家,不管是美国设备还是韩国设备,我国目前没有任何一款超声刀的批文,这个项目是灰色地带,不合我天朝的法律,虽然很多整形网站都有妹子站出来为超声波刀拉票,哥还是劝大家要!慎!重!

..

超声刀就像隔空打牛这个武功一样,透过表皮作用深层的筋膜层,如果设备不合格,能量距离不在精确的范围内,打到你的肌肉层,或者只能到真皮层,你的脸上也会有感觉,表皮却安然无恙。后果却是可轻可重了,轻一点可能没效果,重的呢,皮肤烧伤、神经损伤、面部永久塌陷,僵硬,每一个结果都不是闹着玩的!

我国虽然不让用这个设备,但对美容行业监管全靠手感。。。。超声刀一火,山寨货、高仿货全部出来作妖,没有FDA划出的警戒线,很可能假货们不会顾及超声刀需要多么精密的技术和安全监测,靠美容院小妹嘴唇碰嘴唇的忽悠,就能让人砸下大把的银子!怨声载道的超声刀毁脸,绝大多数都是这个黑胡同出来的……

如果真的太想试试超声刀了,去美国应该是比较安全的。。。

再说说第三个风险:操作人员

..

超声刀是医疗美容仪器,能够掌握它的一定是具有职业资格证的皮肤科医生,先前我们提到过,每个人的皮肤情况不同,医生要弄清楚求美者真实的皮肤情况,再来判断适合不合适做超声刀。但大家想一想,没有批文的设备,医院敢用吗?这些边界模糊的可怕……

就算一些整容医院、美容院,请到了正规皮肤科医生,超声刀一次的费用不菲,哪怕治疗者的情况并不适合超声刀,难免有些医生会被利益驱动,只要不至于出问题,效果好不好,随便一个说法都可以把你怼回去……

这里更别说那些连资格证都没有,恨不得三天就上岗的美容学徒了,完全没有皮肤专科基础和经验。再搞一台山寨机在你脸上走来走去,小鸟想想就惊出一身汗呢!

..

还有一件事小鸟必须站粗来说俩句,超声刀扬言媲美面部大拉皮,因为没伤口不留疤,可以取代面部拉皮!这个说法对手艺精湛的拉皮医生而言太不负责了!那些经验和技术都不行的拉皮庸医就不说了,真正拉皮大师们的手术室前,常年门庭若市。明星贵妇排队去都等着,为啥呢?

真相是


 拉皮手术保持效果能到达5-10年之久

 私人订制,根据求美者面部衰老程度,手工调节皮肤各层的提拉程度,效果是最理想的


非常消耗精力:拿宇津木龙一医生来说,一台手术甚至需要10个小时,非常考验医生的经验、技术、体力。。。


所以超声刀的抗衰老效果是没法和拉皮比的,差了好几十条街呢!拉皮手术的风险和承受痛苦确实比超生刀大,这一点大部分取决于医生水平的高低!

把话说到标题处,超声刀在岛国为什么不火?

1.    日本厚生省(相当于药监局)对超声刀设备严格管控,因为这个项目风险确实不低,设备仪器、操作人员的医学背景及经验、以及适应人群等都有严格的限制,导致很多医生不愿做

2.    超声刀的项目火起来不到十年,这个周期无法考察出对皮肤的全部影响

3.    超声刀确实存在灼伤皮肤的风险,这是有很多案例可以佐证

4.    日本有很多抗衰的项目比超生刀更安全,更见效,比如纤维芽细胞再生技术


好啦,关于超声刀的事,小鸟就先唠叨到这里,欢迎BB们给我留言呐~



------ 整容有风险,下刀需谨慎! ------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医美第一品牌,日本整形整容翻译,深耕医美方向,科普各种整形手术,揭秘医美骗局,如果您想悄悄变美,如果您担心国内医生的技术和安全,请联系我们,关于整形,奇异鸟有最正的三观、最良心的指导、最专业的服务!

奇异鸟公众号奇异鸟公众号
奇异鸟官方微信 ↑

扫码关注或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添加

获取更多日本整容资讯

奇异鸟客服二维码奇异鸟客服二维码


奇异鸟官方客服↑

扫码关注或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添加

或添加微信号 qiyiniaokefu奇异鸟客服-全拼)

咨询日本整容&预约

   www.amazingbird.com

   shechipin.baike.com

   http://blog.sina.com.cn/u/2138706667

-END-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整容第一品牌,提供医院预约以及专业医疗翻译服务,预约微信:qiyiniaokefu(奇异鸟客服-全拼)


  许平君不依了,嚷起来:“皇上,君子观棋不语!”  孟珏又提议增设两个隐席,可以卖给想做评判、却又因为自己的身份,不方便公开参加的人,价高者得之。隐席的席位隐于室内,有窗户通向擂台,是当众品论菜式,还是独自吃完后暗中点评,由他们自己决定。  孟珏示意仆人退下,他亲自上前领路。  孟珏笑,几丝淡淡的嘲讽,“你暗地里为他做了多少事情?我又不是没长眼睛。可我弄不懂,你究竟在想什么?说你有心,你却处处让着许平君,说你无心,你又这副样子。”  “我很希望自己能变得高贵一些,能做一个大家期许中的皇后,值得你们的跪拜。我一直很努力地在学习,很努力地让自己配得起‘母仪天下’四个字。可是,我努力再努力后才发现,这世上不是所有的事情,只要自己努力就可以得到的。”  刘病已轻轻咳嗽了几声,胳膊捅了捅孟珏,示意孟珏看霍成君。  这么多年,一日日,一月月,一年年下来,他将一切都看在眼内,没有人比他更明白皇上的等待,也没有人比他更明白皇上的坚持。  孟珏看了刘病已一眼,默默上了马车。  富裕见状,忙命所有人都退了出去。  他在疼痛中昏迷,坠向黑暗,却在她的语声中,靠着眷念不舍一次又一次地熬过锥心疼痛。  刘弗陵只盼着游完船后,云歌能累得倒头就睡,不要再折腾了。  三岁就被百官赞为神童,八岁稚龄登基,未满二十二岁就突然病亡。他的生命短暂如流星,虽然也曾有过璀璨,可留给世人的终只是抬头一眸、未及看清的匆匆。~~~~~~~~  云歌骂起来:“许平君,我要管的才不是你,谁喜欢管你这个没用鬼?我管的是你肚子里的孩子,你还不爬,你想害死孩子吗?大哥会恨你的。”  刘病已苦笑了下,“我这一生最想做的事情是做官。从小到大,颠沛流离,穿百家衣,吃百家饭长大,深知一个好官可以造福一方,一个坏官也可以毁掉成百上千人的生活。见了不少贪官恶吏,气愤时恨不得直接杀了对方,可这并非正途。游侠所为可以惩恶官,却不能救百姓。只有做官,替皇上立法典,选贤良,才能造福百姓。”  张安世跪了下来,一面磕头一面陈述太子的善行。比如对待大臣谦恭有礼,克己安人,小小年纪就知道每日去长乐宫给上官太皇太后请安,有这些行为的人怎么会是本性残暴的人呢?  她心中莫名的一暖,好似孤身一人,跋涉缥缈寒山中,于漆黑中乍见灯火人家,一直无所凭依的心竟有了几分安稳。霍成君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碗药。她将托盘放到案上,拿了柱香出来。一边点香,一边打量着云歌,笑说:“果然像是要做娘的人,关在这种暗无天日的屋子里,精神看着竟比上次在冷宫还好。”云歌沉默地看着霍成君,双手无意识地交放在腹前。    男孩子抹了把脸上的血,看到云歌望着他的脸发呆,心中一声冷笑,索性一把拽下了帽子。一头夹杂着无数银丝的长发直飘而下,桀骜不驯地张扬在风中。黑白二色相映,对比强烈,衬得玛瑙石般的眼睛中透着难言的妖气。  刘弗陵小时候喜读传奇地志,游侠列传,喜欢与各国来朝见的使者交谈。虽然这些癖好早已经成为尘封的记忆,可在鄂邑盖公主府,一切其他事情都可以暂时忘记,可以只静静享受一些他在宫里不能触摸到的事情。  霍府奴仆看是新姑爷,都笑起来,一边笑着,一边说:“小姐,奴才们先告退。”听云歌没有说话,估摸着肯定不反对,遂都笑着避开。孟珏一把抓起帘子,一股酒气随风而进,云歌掩着鼻子往后退了一退。  云歌侧首而笑,刘询忽然伸手欲握掩映在红梅中的皓腕,云歌却恰好缩手,两人一擦而过。  刘病已在一旁默默站着,看着云歌的眼神中满是思索探究。  “云歌,长安城内,我一切的刻意都不是为了‘认识’,而是为了‘重逢’。纠缠,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开始;结束?”孟珏的声音温柔,却坚决,“永不。”云歌愕然:“重逢?”  禁军从公主府中搜出燕王送的重礼,还有半路截获的公主和燕王的通信,霍光淡淡吩咐:“先将公主幽禁,等禀奏过皇上后,请皇上裁决。”  于安看皇上上了马车,刚想吩咐继续行路,却听到刘弗陵没有任何温度的声音:“掉头回温泉宫。”  刘病已看到云歌和许平君交握的手,眼光在云歌脸上顿了一瞬,露了惊讶诧异。  许平君看到云歌的样子,轻揉了揉云歌的头,笑了起来,三分羞三分喜三分愁,“我娘还不见得答应,你知道我娘了,她现在一门心思觉得我要嫁贵人,哪里看得上病已?”  本该最着急的人倒是气定神闲。  孟珏请刘病已坐,“两败俱伤当然是最好的结果,或者即使一方胜,也应该是惨胜,如今霍光却胜得干净利落。霍光的深沉狠辣远超过我所料。”  云歌坐到篝火旁,在自己随身携带的荷包里,翻了一会,找出几枚酸枣丢进水中,待水煮开后,端给赵陵。  来人裹着大斗篷,许平君看不清面貌,不过看到好几个护卫同行,知道来人非富既贵,刚想开口解释,孟珏对她说:“平君,你先回去。”  上官桀是狼,贪婪狠辣,凭军功封候,军中多是他的势力。先皇亲手所设、曾随着一代名将霍嫖姚之名远震西域和匈奴的羽林营也完全掌控在上官家族手中,由车骑将军上官安统辖。  云歌的手哆嗦着从怀里掏出了一株开着白色小花的植物,想喂给孟珏,可在手碰到孟珏身体的一刹那,她又突然收回了手。他害死了陵哥哥呀!我是个懦夫!我竟然连报仇的勇气都没有!  趁皇上不在长安,身在骊山,霍禹命霍山精心挑选一批刺客,去刺杀于安。只要杀了于安,日后宫廷内的一切都会好办。安排太监宫女也会随他们的心意。  幼帝刚登基时,在燕王和广陵王的暗中支持下,包括丞相在内的三公九卿都质疑过先帝为何会选择四个并没有实权的人托孤,为了保住权利,也是保住他们的性命,上官桀和霍光心照不宣地联手对付着朝廷内所有对他们有异议的人,两人还结为了儿女亲家。  很奇怪,她居然对这个府邸没有一点厌恶,甚至对霍成君,她也没有任何恶感。也许在她心中,一切都只是孟珏的选择,都只是她和孟珏之间的事情,和霍府、霍成君没有什么关系。  小吏在前程和性命之间衡量了一下,还是决定选命,嘴里骂骂咧咧地命人去找衣服、生火盆,自己去找个略懂医术的女人。~~~~~~  两人踱步出了草堂,沿着田地散步。碧蓝天空下,一畦畦的金黄或翠绿晕染得大地斑斓多姿。农人们在田间地头忙碌,看到张先生,都放下了手头的活儿,向张先生打招呼问好,云歌在他们简单的动作后看到了尊敬,这些东西是太医们永远得不到的。  “……就说斗蟋蟀吧!若俺大哥在,娘的,还有你们赢钱的机会?……大哥做了侯爷后,仍对俺们兄弟好得没话说,俺们兄弟帮他看侯府时,别提多神气了!以前那帮趾高气扬的官老爷见着俺们兄弟都要低头哈腰地求俺们代为通传,俺大哥索性锁了门,不肯见他们!大哥对那帮子宫爷很牛气,可他对一般人还是笑眯眯的,从来不摆架子,哪家乡里人有了着急事来求大哥,大哥都很尽心替他们办事。陈老头子丢了牛,都哭到侯府来,大哥立即派侍卫去帮他寻。俺看不惯陈老头没种的样子,发了几句牢骚,大哥还骂了俺一通,说……说‘牛就是一家人的衣食,没有了牛,地不能耕种,人怎么活?’……”  七喜心下长舒了口气,带着人退出了屋子,同时吩咐侍卫都各回原职。  十几个官员上疏请求刘询慎重考虑太子的事情,其中还包括刘询倚重信赖的隽不疑。这些官员劝奏说,虽然一向的规矩是立嫡长子,可若有贤者,史上也不乏越长立幼的事情,皇上春秋鼎盛,将来定会子孙繁多,不必这么早就将太子定下。  刘病已有意无意间放慢了脚步,让霍成君和孟珏并肩同行,自己赏灯兼赏人。  小妹又低下了头,玩着身上的玉环,不在意地说:“皇帝大哥偶尔来看看我,不过他有自己的住处,我这里也没有宣室殿布置得好看,所以没在我这里住过。”  表面上,上官氏和霍氏同享着盛极的荣耀。矛盾却在权力的阴影中生根发芽、茁壮成长。或者矛盾本就存在,只是以前遮掩得太好。  云歌惨叫中,想都没有多想,就朝许平君扑了过去,只想拽住许平君。  于安猜测皇上等待的人应该就是皇上曾寻找过的人。  孟珏已经在屋子里闷了多日,难得肯出来散心,两人都笑着应“好”。山脚附近没有人家,林木更比别处茂盛,充满野趣。山中水源也充沛,各处都有溪流、瀑布,或大或小,到山脚下汇成了一个大湖。湖水清澄如镜,野鸭、野雁成群结队的在湖面上游过,冷不丁地还能看到几只仙鹤、天鹅翩跹飞翔。  富裕举手要扇自己耳光,云歌笑挡住了富裕的手,“奴才插到主子之间说话,才叫‘抢话、插话’。我也是个奴婢,何来‘抢话插话’一说?小姐问话,奴婢未及时回小姐,富裕怕误了小姐的工夫,才赶紧回了小姐的话,他应没有错,错的是奴婢,请小姐责罚。”霍成君吃了云歌一个软钉子,深吸了口气方抑住胸中的怒意,娇笑道:“云小姐可真会说话。听闻皇公子在你榻上已歇息过了,我就是吃了熊心豹胆,也不敢责罚你呀!”正提笔写谜底的孟珏猛地扭头看向云歌,墨黑双眸中,波涛翻涌。刘病已忙大叫一声,“这个谜语我猜出来了!‘江山万民为贵,朝廷百官为轻。’可是这两个字?”刘病已取过案上的毛笔,在竹片上写了个“大”和“小”字,递给制谜书生,书生笑道:“恭喜公子,猜对了。可以拿一个小南瓜灯。若能连猜对两个谜语,可以拿荷花灯,若猜对三个,就可以拿今天晚上的头奖。”书生指了指云歌刚才看过的宫灯。刘病已呵呵笑问:“你们不恭喜我吗?”却是没有一个人理会他。孟珏仍盯着云歌。  月夜下有一种不真实的美丽和妖异。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