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品百科

广告

常州私密超声刀

2017-12-21 16:16:01 本文行家:bieliangnan

日本整容整形翻译奇异鸟提醒您:整容有风险,下刀需谨慎!微信公众号:奇异鸟在东京,日本整容客服:qiyiniaokefu(奇异鸟客服-全拼)

..

INF小鸟所知,岛国超声刀这个美容项目非常不火,要知道这股美容刀之火从美国烧到韩国,又把天朝的爱美之心烧的外焦里嫩,怎么偏偏就点不着日本呢?


搞不清楚这一点,让小鸟怎么睡觉?于是我的侦破工作加班加点的搞起来。通过查阅各种资料小鸟了解到,超声刀(HIFU)美容是靠专用仪器设备来实现的。这种仪器可以将超声波聚集成无数个点,这些点经过声波和热能转化,形成高能治疗点,具有超强的穿透力。

..

当它作用皮肤时,由点变面,到达皮下1.6-4.5mm左右的深度(还有更深的),直接将松弛的筋膜层收紧,同时刺激真皮层胶原蛋白的新生和重组,从而驱赶皮肤皱纹、松弛等衰老问题。并且该项目是无创治疗,不会在皮肤表面留下任何伤口。

哈哈,BB们是不是开心的想要飞起来?这么友好的项目应该早点做起来才对啊!

..

 接下来小鸟给大家分析看看它是不是真的那么友好吧……


不能否认,超声刀一定程度上能改变衰老的面相。让皮肤衰老的情况有所好转,它的主战场在筋膜层,其它促进胶原蛋白再生、重组什么的,都是后话。

当我们年轻的时候,皮肤深层的筋膜层,弹力和支撑性都非常好。它能极其稳固的拉住面部几大脂肪垫,少女的苹果肌、饱满的太阳穴及紧致的脸部轮廓等,那是一副胶原蛋白满格的动人画面。

..

But,岁月、环境、压力等都是杀猪刀,不断向皮肤砍去。支撑面部的表皮、真皮、皮下组织、筋膜、肌肉等节节败退,衰老在所难免。作为支撑的筋膜层最难办,它本身固定脂肪垫的能力下降,前面几层就算还好,也会跟着筋膜一起不“型”,身后的肌肉部分要是也掉链子,那就真的不“型”了!所以超声刀看准了这一点,把不“型”的筋膜激活不就好了吗?

注意!这个项目最大的风险来了……

超声刀就像透过放大镜的阳光一样,将能量点带入筋膜层,以刺激它恢复支撑。

..

如果此时皮下的胶原蛋白和透明质酸含量低,遇到60-75°C的高温,皮肤会直接坏死凝固与筋膜层“焊”在一起。轻则治疗后保持时间短,疗效不佳,重则面部灼伤、皮肤干燥、色素沉着、皮肤表面凹凸不平、皮下神经受损、皮肤永久性塌陷以及僵硬等问题。

做过的BB 可能会反驳我说,手术前后会口服大量的胶原蛋白液,用来阻止这种情况发生,但每个人吸收胶原蛋白的情况不一样,这绝对不是100% 有效的措施。前面也有说过,筋膜等深层组织被聚焦的超声刀灼烧,简单滴说就是烧伤,补点胶原蛋白就能好吗?谁见过烧伤后抹胶原蛋白的。


我们在说说超声刀第二大风险:设备

..

超声刀是美国最先研发生产的,只有Ultherapy品牌取得美国FDA(食品药品监督局)对 “Lifting”舒必提效果的认证。啥意思呢?就是美国FDA承认该设备对皮肤确有紧致提拉的效果,韩国很快追上,不就超声刀么?恨不得一天之内就遍地开花(泡菜国的人民总是把自己想的太牛逼,把世界想的太简单,他们的机器还远远追不上老美~)。

此外,告诉大家,不管是美国设备还是韩国设备,我国目前没有任何一款超声刀的批文,这个项目是灰色地带,不合我天朝的法律,虽然很多整形网站都有妹子站出来为超声波刀拉票,哥还是劝大家要!慎!重!

..

超声刀就像隔空打牛这个武功一样,透过表皮作用深层的筋膜层,如果设备不合格,能量距离不在精确的范围内,打到你的肌肉层,或者只能到真皮层,你的脸上也会有感觉,表皮却安然无恙。后果却是可轻可重了,轻一点可能没效果,重的呢,皮肤烧伤、神经损伤、面部永久塌陷,僵硬,每一个结果都不是闹着玩的!

我国虽然不让用这个设备,但对美容行业监管全靠手感。。。。超声刀一火,山寨货、高仿货全部出来作妖,没有FDA划出的警戒线,很可能假货们不会顾及超声刀需要多么精密的技术和安全监测,靠美容院小妹嘴唇碰嘴唇的忽悠,就能让人砸下大把的银子!怨声载道的超声刀毁脸,绝大多数都是这个黑胡同出来的……

如果真的太想试试超声刀了,去美国应该是比较安全的。。。

再说说第三个风险:操作人员

..

超声刀是医疗美容仪器,能够掌握它的一定是具有职业资格证的皮肤科医生,先前我们提到过,每个人的皮肤情况不同,医生要弄清楚求美者真实的皮肤情况,再来判断适合不合适做超声刀。但大家想一想,没有批文的设备,医院敢用吗?这些边界模糊的可怕……

就算一些整容医院、美容院,请到了正规皮肤科医生,超声刀一次的费用不菲,哪怕治疗者的情况并不适合超声刀,难免有些医生会被利益驱动,只要不至于出问题,效果好不好,随便一个说法都可以把你怼回去……

这里更别说那些连资格证都没有,恨不得三天就上岗的美容学徒了,完全没有皮肤专科基础和经验。再搞一台山寨机在你脸上走来走去,小鸟想想就惊出一身汗呢!

..

还有一件事小鸟必须站粗来说俩句,超声刀扬言媲美面部大拉皮,因为没伤口不留疤,可以取代面部拉皮!这个说法对手艺精湛的拉皮医生而言太不负责了!那些经验和技术都不行的拉皮庸医就不说了,真正拉皮大师们的手术室前,常年门庭若市。明星贵妇排队去都等着,为啥呢?

真相是


 拉皮手术保持效果能到达5-10年之久

 私人订制,根据求美者面部衰老程度,手工调节皮肤各层的提拉程度,效果是最理想的


非常消耗精力:拿宇津木龙一医生来说,一台手术甚至需要10个小时,非常考验医生的经验、技术、体力。。。


所以超声刀的抗衰老效果是没法和拉皮比的,差了好几十条街呢!拉皮手术的风险和承受痛苦确实比超生刀大,这一点大部分取决于医生水平的高低!

把话说到标题处,超声刀在岛国为什么不火?

1.    日本厚生省(相当于药监局)对超声刀设备严格管控,因为这个项目风险确实不低,设备仪器、操作人员的医学背景及经验、以及适应人群等都有严格的限制,导致很多医生不愿做

2.    超声刀的项目火起来不到十年,这个周期无法考察出对皮肤的全部影响

3.    超声刀确实存在灼伤皮肤的风险,这是有很多案例可以佐证

4.    日本有很多抗衰的项目比超生刀更安全,更见效,比如纤维芽细胞再生技术


好啦,关于超声刀的事,小鸟就先唠叨到这里,欢迎BB们给我留言呐~



------ 整容有风险,下刀需谨慎! ------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医美第一品牌,日本整形整容翻译,深耕医美方向,科普各种整形手术,揭秘医美骗局,如果您想悄悄变美,如果您担心国内医生的技术和安全,请联系我们,关于整形,奇异鸟有最正的三观、最良心的指导、最专业的服务!

奇异鸟公众号奇异鸟公众号
奇异鸟官方微信 ↑

扫码关注或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添加

获取更多日本整容资讯

奇异鸟客服二维码奇异鸟客服二维码


奇异鸟官方客服↑

扫码关注或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添加

或添加微信号 qiyiniaokefu奇异鸟客服-全拼)

咨询日本整容&预约

   www.amazingbird.com

   shechipin.baike.com

   http://blog.sina.com.cn/u/2138706667

-END-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整容第一品牌,提供医院预约以及专业医疗翻译服务,预约微信:qiyiniaokefu(奇异鸟客服-全拼)


  她一直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这些事情在她骤然颠倒的世界里根本不算什么。  云歌轻声问:“你在祭奠亲人吗?”  孟珏坐到云歌身侧,看着她手中的穗子,淡淡笑着说:“你既看过记录穿骨针的书籍,应该知道此针是用来查探疑难杂症的最好工具,只是使用太过凶险,所以渐渐失传。我用它,并非胡乱使用。何况我上次只答应你,会给皇上治病,并没有答应你如何给他治,何来我不守诺之言?”  孟珏的黑棋虽然只占了一角,整个棋势却如飞龙,龙头直捣敌人内腹,成一往直前、绝无回旋余地的孤绝之势。    他们下了台阶,刚想回各自座位,克尔嗒嗒忽然从侧廊转了出来,对孟珏说:“我想和你单独说几句话。”孟珏眼皮都未抬,自顾行路,“王子请回席。”一副没有任何兴趣和克尔嗒嗒说话的表情。克尔嗒嗒犹豫了一下,拦在孟珏面前。  军官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钱袋,皮笑肉不笑地说:“你们来往一趟汉朝西域就可以回家抱老婆孩子,我们还要在这里替你们清除乱民。”  “什么?你……”  孟珏手中的琴曲突换,一曲负荆请罪。  “小的在。”何小七立即躬身听吩咐。  不一会儿,宣室殿似已再无他人。宽广幽深的大殿内,只有一个女子趴在冰冷的金砖地上,间或传来几声哀泣。  刘贺和刘询默默沉思。  “儿臣没有时间了,儿臣只想在最短的时间内了解一切。”  云歌诧异:“你认识我三哥?”转念间,又是一声冷哼,“‘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你行事前的准备功夫做得真足!只怕你比我还清楚我家的事情,我正在纳闷我爹娘为何会离开汉朝,你是不是也知道,说给我听听。”“我的确打听过,但毫无头绪。刘彻残忍嗜杀,卫太子之乱时,长安城死了几万人,知道旧事的人已不多。零星知道的几个人也都成了隐者,无处可寻。”云歌冷嘲:“原来盂公子也有办不到的事情。”  为了庆贺太子册立,未央宫的前殿装饰一新,比起刘询登基的时候都丝毫不差。刘询、许平君并肩坐于金銮殿上,霍婕妤、公孙长使、还有新近入宫的张良人也依各人身份列席。百官、命妇依照品级而坐。孟珏是将来的天子师,座位自然在最前面,和霍光同席。刘询今天晚上是真的开心,笑声不断。底下的官员们有真开心的,也有假开心的,可不管真假,笑声却是一点不能吝啬,不停地陪着刘询笑了又笑。孟珏总觉得心里有丝不安,刘询和霍光的笑都别有意蕴。仔细想想,却又实在想不出来,今天晚上这样的日子他们能做什么。歌舞声中,众人纷纷恭贺太子殿下,向太子殿下道完了喜,又向孟珏道喜。恭贺太子殿下是假,给孟珏道喜才是真。太子殿下还是个小不点,什么都不懂,要巴结奉承也是日后的事情,和孟珏搞好关系才是现在的关键。席间张安世一句笑问“孟太傅可定了亲事”让几个正在敬酒的人一下竖起了耳朵,心中唉叹“完了!晚了!要被张家抢先了!”,直恨不得当场打自己一耳光。难怪人家是正一品,自己只能是个副二品,这就是差距!孟珏心中明白过来,拱了拱手,正想用话语避开这个问题,刘询已经笑道:“朕与孟爱卿是微时故交,这事朕倒是很清楚,他的终身大事还没着落,张爱卿若有好人选,赶紧告诉朕。”张贺站了起来,朗笑道:“臣最爱做媒,皇上和皇后娘娘就是臣给说到一起的,想当初许家婆子还不乐意,看如今这和和美美的!许夫人,你不再埋怨我了吧?”许母臊得直想找个地洞去钻,许父唯唯诺诺地赔着笑说:“不敢,不敢!”大殿上一片笑声,张贺笑说:“今日,臣给孟大人也说个媒,仍是许家的姑娘,皇后娘娘的堂妹,论模样、论相貌都是出挑的,性子也好,绝不会委屈孟大人。”刘询赶在孟珏开口前,笑着说:“朕见过她,确是一门好亲事。”  疑惑地看向云歌,云歌笑摇摇头,示意许平君不用理会那个活宝。  法典明晰,官吏清明,边陲安定,百姓安稳,都可以经过自己的手一点点实现。这才是权力的魅力!  小妹不说话,好一会后,才又点点头。  六月和八月也是全力戒备。    刘弗陵目光缓缓扫过他的文武大臣:  孟珏立即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绝不会让霍家伤他丝毫。”  伴随着最后的叹息,他的眼睛终于无力地闭上。  一双如黑色玛瑙石般美丽的眼睛,比雨后的天空更明净,更清透,只是他的眼睛没有宝石的清澄光辉,而是带着荒漠一般的死寂荒芜。  云歌也紧紧地抱住她:“姐姐!”  “我睡不着,大概因为刚睡了一觉,现在觉得很清醒。以后几天都不能随意走动,睡觉的时候多着呢!你困不困?你若不困,陪我说会话,好吗?”  小妹如同骤遇强敌的猫一般,背脊紧绷,全身畜力,双眼圆睁,戒备地盯着云歌,好似准备随时扑出,其实身体内是一颗毫无着落的心。不料云歌看了她一瞬,忽地拍了拍心口,呼出一口气,笑着说:"好险!好险!小妹,多谢你。"  从死亡的阴影中看到一线生的希望,这个好象还远在天际的铃铛声不啻是天籁之音。  孟珏觉得脸上片片冰凉,抬眼处,苍茫天地间,细细寒风,吹得漫天小雪,轻卷曼舞着。  上官小妹理了理衣裙,娇笑着站起“好!云姐姐做了什么好玩的东西?要是不好玩,就罚云姐姐给我做菜吃。”云歌随手指了几个宫女,“麻烦几位嬷嬷、姐姐给小妹找些厚衣服来,越厚越好,但不要影响行动。橙儿,你也来,记得穿厚一些。”称呼乱、礼仪乱,偏偏这个女子乱得天经地义,几个宫女已经不能确定自己是否还在皇后的宫殿中了,晕呼呼地进去寻衣服。橙儿想为皇后带个手炉,云歌不许她带,笑嚷:“带了那东西,小妹还怎么玩?况且冬天就是要冻呀!不冻一冻,哪里是过冬天?”云歌挽着小妹出了椒房殿,有两个年长的宫女急匆匆地也想跟来,小妹对这些永远盯着她的眼睛,心中虽十分厌恶,可面上依旧甜甜笑着。云歌却是不依,一跺脚,一皱眉,满脸不高兴,“有橙儿就够了,你们还怕我把小妹卖了不成?再说了……”云歌嘻嘻笑看着两位宫女,“这是我们小孩的玩艺,有两位嬷嬷在旁边,我们都不敢玩了。大过年的,就让我们由着性子闹一闹吧!”云歌一会硬,一会软,脾气一时大,一时无,虽只是个宫女,气态华贵处却更胜小妹这个皇后,搞得两个宫女无所适从,还在愣神,云歌已经带着小妹扬长而去——汉初萧何建长乐宫和未央宫时,"每面辟三门,城下有池周绕"。之后武帝建建章宫,为教习羽林营,也多建湖池,所以汉朝的三座宫殿都多湖、多池。未央宫前殿侧前方的人工河被称作沧河,宽十余丈,当年萧何发万民所开,与渭河相通,最后汇入黄河,气势极其宏大。夏可赏沧浪水花,冬天待河面结冰时,又可赏天地萧索。可今日的河面,却无一点萧索感。  云歌探手捞了一片荷叶,撕成一缕一缕,缓缓放进嘴里慢慢嚼着,本该异香满唇齿的低光荷却全是苦涩。相随?相随!当日言,仍在耳。  刘询却半晌没说话,张安世偷偷抬眼看,发觉刘询的眼睛正盯着侧面。张安世将低着的头微不可见地转了个角度,看见不远处的雕栏玉砌间,站着太子刘奭,他眼中似有泪光,看见皇上,却一直不上前行礼,甚至连头都不低,毫不避讳地盯着刘询。一会儿后,他突然转身飞快地跑掉了。  大公子说:“这很简单,你挑一个人帮你写就行。”  孟珏俯身磕头,“谢过叔叔。”  往事一幕幕,她心中是难言的酸楚。  许平君看孟珏面色灰败,一语不发,从不能相信慢慢地变成了相信。这么大的事情,如果孟珏没做过,他怎么不分辩?何况,孟珏杀人本就从来不手软,欧侯的死、黑子他们的死……  可突然之间,路侧的树林内一群蒙面人攻出,直扑马车而去。    老头子收拾好干柴要走,于安掏了些钱出来奉上,算作惊吓一场的赔罪。老头子却没有全要,只拣了几枚零钱,还十分不好意思, “给孙子买点零嘴。”佝偻着腰离去,“看你们不是坏人,下次骑马看着点路。”  他们两个虽然绝顶聪明,也一直关注朝事,可看是一回事情,做是另一回事情。真做起来,才发觉很多事情的艰难。很多时候即使有十分好的想法,执行时,却充满了无力感,因为想法是一个人的事情,而执行却绝非一己之力,要依靠各级、各个职位官员的配合。  刘弗陵脑中如闪过一道电光,全身骤僵。幼时,云歌拿调料撒军官眼睛。  “大哥,你喝醉了吗?”云歌身子后仰,想要避开刘询。  “这些衣服大补丁重小补丁,你就是赏给侯府扫地的丫头都不会有人要,你带去做什么?是你穿,还是给我穿?”  许平君听到他的话,再看到他低着头亲虎儿,心里又是酸涩又是温暖,忙走到帘子外面命富裕去吩咐御厨做菜。一家三口团坐在榻上用饭。没有了一直环绕在四周的宦官宫女,许平君分外放松,笑声不断。  他说:“我信你。”  “你小时候不是一直问,有二哥、有三哥,怎么没有大哥吗?”  刘询抬手让他起来,却又一句话不说,孟珏也微笑地静站着。  张太医道:“伤得太重,又耽误了医治时间。在下医术有限,药石的效力已做到极致,现在只能听天由命了。”  两人踱步出了草堂,沿着田地散步。碧蓝天空下,一畦畦的金黄或翠绿晕染得大地斑斓多姿。农人们在田间地头忙碌,看到张先生,都放下了手头的活儿,向张先生打招呼问好,云歌在他们简单的动作后看到了尊敬,这些东西是太医们永远得不到的。  他站起,十分平静地说:“姑娘重伤刚醒,还需好好休息,在下就不打扰了。万事都勿往心上去,养好身体才最重要。”作揖行了一礼,出屋而去。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