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品百科

广告

超声刀的使用方法视频大全

2017-12-21 18:04:06 本文行家:bieliangnan

日本整容整形翻译奇异鸟提醒您:整容有风险,下刀需谨慎!微信公众号:奇异鸟在东京,日本整容客服:qiyiniaokefu(奇异鸟客服-全拼)

..

INF小鸟所知,岛国超声刀这个美容项目非常不火,要知道这股美容刀之火从美国烧到韩国,又把天朝的爱美之心烧的外焦里嫩,怎么偏偏就点不着日本呢?


搞不清楚这一点,让小鸟怎么睡觉?于是我的侦破工作加班加点的搞起来。通过查阅各种资料小鸟了解到,超声刀(HIFU)美容是靠专用仪器设备来实现的。这种仪器可以将超声波聚集成无数个点,这些点经过声波和热能转化,形成高能治疗点,具有超强的穿透力。

..

当它作用皮肤时,由点变面,到达皮下1.6-4.5mm左右的深度(还有更深的),直接将松弛的筋膜层收紧,同时刺激真皮层胶原蛋白的新生和重组,从而驱赶皮肤皱纹、松弛等衰老问题。并且该项目是无创治疗,不会在皮肤表面留下任何伤口。

哈哈,BB们是不是开心的想要飞起来?这么友好的项目应该早点做起来才对啊!

..

 接下来小鸟给大家分析看看它是不是真的那么友好吧……


不能否认,超声刀一定程度上能改变衰老的面相。让皮肤衰老的情况有所好转,它的主战场在筋膜层,其它促进胶原蛋白再生、重组什么的,都是后话。

当我们年轻的时候,皮肤深层的筋膜层,弹力和支撑性都非常好。它能极其稳固的拉住面部几大脂肪垫,少女的苹果肌、饱满的太阳穴及紧致的脸部轮廓等,那是一副胶原蛋白满格的动人画面。

..

But,岁月、环境、压力等都是杀猪刀,不断向皮肤砍去。支撑面部的表皮、真皮、皮下组织、筋膜、肌肉等节节败退,衰老在所难免。作为支撑的筋膜层最难办,它本身固定脂肪垫的能力下降,前面几层就算还好,也会跟着筋膜一起不“型”,身后的肌肉部分要是也掉链子,那就真的不“型”了!所以超声刀看准了这一点,把不“型”的筋膜激活不就好了吗?

注意!这个项目最大的风险来了……

超声刀就像透过放大镜的阳光一样,将能量点带入筋膜层,以刺激它恢复支撑。

..

如果此时皮下的胶原蛋白和透明质酸含量低,遇到60-75°C的高温,皮肤会直接坏死凝固与筋膜层“焊”在一起。轻则治疗后保持时间短,疗效不佳,重则面部灼伤、皮肤干燥、色素沉着、皮肤表面凹凸不平、皮下神经受损、皮肤永久性塌陷以及僵硬等问题。

做过的BB 可能会反驳我说,手术前后会口服大量的胶原蛋白液,用来阻止这种情况发生,但每个人吸收胶原蛋白的情况不一样,这绝对不是100% 有效的措施。前面也有说过,筋膜等深层组织被聚焦的超声刀灼烧,简单滴说就是烧伤,补点胶原蛋白就能好吗?谁见过烧伤后抹胶原蛋白的。


我们在说说超声刀第二大风险:设备

..

超声刀是美国最先研发生产的,只有Ultherapy品牌取得美国FDA(食品药品监督局)对 “Lifting”舒必提效果的认证。啥意思呢?就是美国FDA承认该设备对皮肤确有紧致提拉的效果,韩国很快追上,不就超声刀么?恨不得一天之内就遍地开花(泡菜国的人民总是把自己想的太牛逼,把世界想的太简单,他们的机器还远远追不上老美~)。

此外,告诉大家,不管是美国设备还是韩国设备,我国目前没有任何一款超声刀的批文,这个项目是灰色地带,不合我天朝的法律,虽然很多整形网站都有妹子站出来为超声波刀拉票,哥还是劝大家要!慎!重!

..

超声刀就像隔空打牛这个武功一样,透过表皮作用深层的筋膜层,如果设备不合格,能量距离不在精确的范围内,打到你的肌肉层,或者只能到真皮层,你的脸上也会有感觉,表皮却安然无恙。后果却是可轻可重了,轻一点可能没效果,重的呢,皮肤烧伤、神经损伤、面部永久塌陷,僵硬,每一个结果都不是闹着玩的!

我国虽然不让用这个设备,但对美容行业监管全靠手感。。。。超声刀一火,山寨货、高仿货全部出来作妖,没有FDA划出的警戒线,很可能假货们不会顾及超声刀需要多么精密的技术和安全监测,靠美容院小妹嘴唇碰嘴唇的忽悠,就能让人砸下大把的银子!怨声载道的超声刀毁脸,绝大多数都是这个黑胡同出来的……

如果真的太想试试超声刀了,去美国应该是比较安全的。。。

再说说第三个风险:操作人员

..

超声刀是医疗美容仪器,能够掌握它的一定是具有职业资格证的皮肤科医生,先前我们提到过,每个人的皮肤情况不同,医生要弄清楚求美者真实的皮肤情况,再来判断适合不合适做超声刀。但大家想一想,没有批文的设备,医院敢用吗?这些边界模糊的可怕……

就算一些整容医院、美容院,请到了正规皮肤科医生,超声刀一次的费用不菲,哪怕治疗者的情况并不适合超声刀,难免有些医生会被利益驱动,只要不至于出问题,效果好不好,随便一个说法都可以把你怼回去……

这里更别说那些连资格证都没有,恨不得三天就上岗的美容学徒了,完全没有皮肤专科基础和经验。再搞一台山寨机在你脸上走来走去,小鸟想想就惊出一身汗呢!

..

还有一件事小鸟必须站粗来说俩句,超声刀扬言媲美面部大拉皮,因为没伤口不留疤,可以取代面部拉皮!这个说法对手艺精湛的拉皮医生而言太不负责了!那些经验和技术都不行的拉皮庸医就不说了,真正拉皮大师们的手术室前,常年门庭若市。明星贵妇排队去都等着,为啥呢?

真相是


 拉皮手术保持效果能到达5-10年之久

 私人订制,根据求美者面部衰老程度,手工调节皮肤各层的提拉程度,效果是最理想的


非常消耗精力:拿宇津木龙一医生来说,一台手术甚至需要10个小时,非常考验医生的经验、技术、体力。。。


所以超声刀的抗衰老效果是没法和拉皮比的,差了好几十条街呢!拉皮手术的风险和承受痛苦确实比超生刀大,这一点大部分取决于医生水平的高低!

把话说到标题处,超声刀在岛国为什么不火?

1.    日本厚生省(相当于药监局)对超声刀设备严格管控,因为这个项目风险确实不低,设备仪器、操作人员的医学背景及经验、以及适应人群等都有严格的限制,导致很多医生不愿做

2.    超声刀的项目火起来不到十年,这个周期无法考察出对皮肤的全部影响

3.    超声刀确实存在灼伤皮肤的风险,这是有很多案例可以佐证

4.    日本有很多抗衰的项目比超生刀更安全,更见效,比如纤维芽细胞再生技术


好啦,关于超声刀的事,小鸟就先唠叨到这里,欢迎BB们给我留言呐~



------ 整容有风险,下刀需谨慎! ------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医美第一品牌,日本整形整容翻译,深耕医美方向,科普各种整形手术,揭秘医美骗局,如果您想悄悄变美,如果您担心国内医生的技术和安全,请联系我们,关于整形,奇异鸟有最正的三观、最良心的指导、最专业的服务!

奇异鸟公众号奇异鸟公众号
奇异鸟官方微信 ↑

扫码关注或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添加

获取更多日本整容资讯

奇异鸟客服二维码奇异鸟客服二维码


奇异鸟官方客服↑

扫码关注或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添加

或添加微信号 qiyiniaokefu奇异鸟客服-全拼)

咨询日本整容&预约

   www.amazingbird.com

   shechipin.baike.com

   http://blog.sina.com.cn/u/2138706667

-END-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整容第一品牌,提供医院预约以及专业医疗翻译服务,预约微信:qiyiniaokefu(奇异鸟客服-全拼)


  面对汉朝的大军,羌族向匈奴借兵,生死关头,两个最强大的游牧民族联合,共抵着农耕民族的进攻,两方相持不下时,羌族内部突然爆发内乱,主战的三个羌族首领被杀。汉朝大军的铁蹄趁势扫荡了整个羌族,令最桀骜不驯的西羌对汉朝俯首称臣,其他羌族部落也纷纷归顺汉朝。匈奴扶持的乌孙叛王被杀,解忧公主的长子元贵靡被立为乌孙大国王,历经波折后,解忧公主终于登上了乌孙国的太后宝座。她的女儿嫁到龟兹做王后,在解忧公主的斡旋下,龟兹也归顺汉朝。  六顺在殿外一边吸鼻子,一边探头探脑。  云歌仰头望着刘弗陵缓缓登上前殿的天明台,在司天监的颂音中,他先祭天,再拜地,最后人。  六顺看到霍光率领朝庭重臣来见上官小妹,却无霍禹、范明友、邓广汉几人,想到当年公主家宴的情景,心中“咯噔”了一下,忙命手下的小宦官设法把消息传递出去。刘贺一大早就去了上林苑打猎游玩,住在驿馆的红衣接到六顺的消息,立即去寻刘贺,可整个上林苑外都有重兵驻守,根本无路可入。红衣自小在王府中长大,宫廷风波看过的、听过的已多,见到今日的场面,遍体生寒,想着刘贺生死未卜,心下一横,决定无论如何也要见到他。可是如何进去呢?  霍光看着自己府邸侍卫的狼狈样子,面色几分尴尬,“长安城极少有水性这么好的人,都可以和羽林营教习兵士水中厮杀的教头一比高低了。”  云歌的唇已经被自己咬出了血。    年年,月月,日日,夜夜。  “你……你不该回来。”  孟珏扔了片金叶给他:“没你什么事,滚回去睡你的觉。”  云歌心中慢慢坚定,不是早已经有了决定吗?事情临头,却怎么又乱了心思?对大哥要成家的事情最难过的肯定不是自己,而是许姐姐。   孟珏冷漠地说:“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仇恨的力量。”  “孟珏,你的棋和你的人风格甚不相同,或者该说你平日行事的样子只是一层你想让他人看到的假相。”  在座都是定力非同一般的人,可先被刘弗陵的绝妙箫声夺神,再被霍成君的惊艳舞姿震魄,此时都被漫天异样的绚丽缤纷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箫音慢慢和缓,众人仿似看到一轮圆月缓缓升起。圆月下轻风吹拂着万棵青松,柔和的月光从松树的缝隙点点洒落到松下的石块上,映照着清澈的泉水在石上叮咚流过。霍成君的舞蹈在箫音中也慢慢柔和,长袖徐徐在身周舞动,或飞扬,或垂拂,或卷绕,或翘起,凌空飘逸,千变万化。她的身子,或前俯,或后仰,或左倾,或右折。她的腰,或舒,或展,或弯,或曲,一束盈盈堪握的纤腰,柔若无骨,曼妙生姿。众人这才真正明白了为何此舞会叫《折腰舞》。箫音已到尾声,如同风吹松林回空谷,涛声阵阵,霍成君面容含笑,伸展双臂,好象在松涛中飞翔旋转,群群彩蝶伴着她飞舞。此时她裙裾的妙用才渐渐显露,随着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裙裾慢慢张开,裙裾折缝中的刺绣开始显露,其上竟绣满了各种花朵。刚开始,如春天初临大地,千万朵娇艳的花只羞答答地绽放着它们美丽的容颜。随着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裙椐满涨,半开的花逐渐变成怒放。  孟珏一笑,“草民不但不是一个清高的人,而且是一个很追求权势的人,可即使是权势,我也不习惯接受别人强加给我的事情,我若想要会自己去拿。”  晚上,许平君睡梦中被云歌的咳嗽声吵醒,才明白了云歌的心思。她忙起来,帮云歌倒了杯水:“每日夜里都这样吗?”  可是不一样,虽然他理智上怎么想都觉得应该一样,可就是不一样。      采用柔和政策压制豪族,疏通办法解决流民,调理之法缓和矛盾。霍光的考虑可谓上下兼顾,十分周详。刘弗陵边听边点头,“霍爱卿,你的建议极好。我朝如今就像一个大病渐愈,小病却仍很多的人,只适合和缓调理,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和田千秋办,不过切记,用来换田地的官职绝不可是实职。”  云歌任由他拿走了梅花,默默走在他身侧。  殿内的帘子哗啦啦地飘来荡去,愈显得屋子凄清。  窗户上蒙的纱已经残破,北风一吹,冷气直往屋里钻。屋内既无火盆,也无暖炕,霍成君走进屋中,觉得和屋外没任何区别。一旁的小吏陪着笑说:“地方太简陋,有污小姐。”霍成君冷冷地看着蜷卧在榻上的云歌,“我倒觉得这里的布置仍然太奢华。”  “吃饭时被人盯着,再好吃的饭菜也减了味道。”男子眉间几许无奈,笑容温和如三月阳光。    刘询面上好似一点不在乎,可胸中却怒火中烧。怀中的温香软玉、浅吟娇啼竞只是让他的心越发的空落。  “你……”霍光咳嗽起来,霍禹忙去帮父亲顺气:“爹,放心吧!儿子和弟弟们立即进宫求见皇上。爹安心养病,云歌的事情就不用担心了,我们三个一起去,皇上不敢不答应的。”  朝堂上,几个大臣向刘询禀奏民生经济状况。  走了很久,孟珏仍未说回去,云歌虽已经困了,但看孟珏不说,她也不提,只陪着孟珏。  孟珏点了点头:“这个天下毕竟姓刘,百姓心中的皇帝也是姓刘。不过……”孟珏在白棋周围轻划了一圈,“白棋守在了最重要的位置。如果外面的黑棋轻易行动,白棋感到危险,永远都可以先行一着。”孟珏将白棋中间的黑棋拿出了棋盘。  做学问?刘弗陵想着云歌整天翻来翻去看的东西,脑袋就疼。  可这难道不正是在皇家生存的法则吗?要学会忘记,学会假装一切都十分正常。  云歌心内的那点忐忑反倒放了下来,另有一种异样的情绪在流动,说不清是惊喜,抑或酸楚,但唯一肯定的就是,孟珏这次肯定会尽全力治好刘弗陵的病。  刘询回答得很快,“因为人。很多人喜欢看崇山峻岭,黄河咆哮,臣却自小就喜欢看河道上的船来船往。艄公的号子,渔女的歌声,还有河岸两边的叫卖声,都让我觉得欢喜。没有人的河流太安静,没有人的城池是死城,没有人,就没有秀丽江山。”刘弗陵点头,“因为百姓,才有江山,所以治理江山一定要有一颗仁心。善待百姓,让百姓安居乐业,江山才能秀丽壮美。”“仁”字上,他已经全然输给了刘贺,刘询不敢多说,只道:“臣谨记。”  云歌的身子一软,又要摔倒,忙扶住了书架,她只觉得自己的心也如中了钩吻的毒,窒息般的疼痛,像是整个胸腔就要炸开,手在不停地抖,身子也在不停地抖。霍光,也许这些都是霍光一人所干,霍光和霍成君都知道这些花的存在,这些事情也许和孟珏没有关系,可孟珏如何知道这些花的?他为什么要骗三月?他怎么可能不认识狐套?不知道野葛的真名?如果他心中无鬼,他为什么……  “因为自小操持家务和农活儿,我的手十分粗糙,指节粗大,还有老趼,我曾经很羞于在别的娘娘面前露出这双手,常常将它们藏在袖子里。现在,我很羞愧于我曾经有这样的想法,它们应该值得我骄傲的,它们养过蚕、种过地、酿过酒、织过布,这双手养活过我和家人……我倒是又犯糊涂了,你们的手都和我一样,只怕很多姐妹、大婶的手比我更巧、更能干!普普通通的一双手而已,有什么值得多想的呢?手不就是用来干活的吗?不过比酿酒,我还是很自信,你们若有人能胜过我,当年也不会看着我一个人把钱都赚了去,却只能在一旁干瞪眼!”  孟珏要鼓一鼓勇气,才敢去夹菜,刚入口,下意识的动作就是想立即吐掉,可他仍然微笑着,如同品尝着最甘美的佳肴,将菜细细咀嚼后吞了进去,不但吞了,他还又夹了一口菜,又经历着一轮痛苦,胃里翻江倒海,苦不堪言。心也在苦不堪言中慢慢地沉了下去。云歌用了天下最苦的几味药草熬煮虾肉和猪肉,如果是恨,那么一定是汇集了天下最苦的恨。  地上的男孩子闻声睁开眼睛。(第一册 完)  霍光视线停留在云歌眉目间,有些恍惚,“看到你,倒有几分莫名的熟悉亲切感,这大概就是世人常说的眼缘吧!”  孟珏的身体已完全康复,可他仍天天去云歌那里。若云歌不理他,他就多待一会儿,若云歌皱眉不悦,他就少待一会儿,第二天仍来报到,反正风雪不误,阴晴不歇。  孟珏坐在地上,静静地看着云歌,背影看上去疲惫、萧索。  他不言,她也不语。  于安劝道:“在霍府折腾了半天,命丫头准备热水洗漱吧!”  杜延年反驳说:“商人为了利益,囤货抬价的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可这次是整个汉朝疆域内的粮食都在涨,还有炭火、药材、丝绸,哪个商人有这么大的能耐?”  刘病已轻轻咳嗽了几声,胳膊捅了捅孟珏,示意孟珏看霍成君。  霍光长叹了口气,扶着霍成君的肩膀说:“你怎么生成了女儿身呢?你若是男儿,爹就不用如此犯愁了。”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