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品百科

广告

热拉提跟超声刀的区别

2017-12-21 18:23:05 本文行家:bieliangnan

日本整容整形翻译奇异鸟提醒您:整容有风险,下刀需谨慎!微信公众号:奇异鸟在东京,日本整容客服:qiyiniaokefu(奇异鸟客服-全拼)

..

INF小鸟所知,岛国超声刀这个美容项目非常不火,要知道这股美容刀之火从美国烧到韩国,又把天朝的爱美之心烧的外焦里嫩,怎么偏偏就点不着日本呢?


搞不清楚这一点,让小鸟怎么睡觉?于是我的侦破工作加班加点的搞起来。通过查阅各种资料小鸟了解到,超声刀(HIFU)美容是靠专用仪器设备来实现的。这种仪器可以将超声波聚集成无数个点,这些点经过声波和热能转化,形成高能治疗点,具有超强的穿透力。

..

当它作用皮肤时,由点变面,到达皮下1.6-4.5mm左右的深度(还有更深的),直接将松弛的筋膜层收紧,同时刺激真皮层胶原蛋白的新生和重组,从而驱赶皮肤皱纹、松弛等衰老问题。并且该项目是无创治疗,不会在皮肤表面留下任何伤口。

哈哈,BB们是不是开心的想要飞起来?这么友好的项目应该早点做起来才对啊!

..

 接下来小鸟给大家分析看看它是不是真的那么友好吧……


不能否认,超声刀一定程度上能改变衰老的面相。让皮肤衰老的情况有所好转,它的主战场在筋膜层,其它促进胶原蛋白再生、重组什么的,都是后话。

当我们年轻的时候,皮肤深层的筋膜层,弹力和支撑性都非常好。它能极其稳固的拉住面部几大脂肪垫,少女的苹果肌、饱满的太阳穴及紧致的脸部轮廓等,那是一副胶原蛋白满格的动人画面。

..

But,岁月、环境、压力等都是杀猪刀,不断向皮肤砍去。支撑面部的表皮、真皮、皮下组织、筋膜、肌肉等节节败退,衰老在所难免。作为支撑的筋膜层最难办,它本身固定脂肪垫的能力下降,前面几层就算还好,也会跟着筋膜一起不“型”,身后的肌肉部分要是也掉链子,那就真的不“型”了!所以超声刀看准了这一点,把不“型”的筋膜激活不就好了吗?

注意!这个项目最大的风险来了……

超声刀就像透过放大镜的阳光一样,将能量点带入筋膜层,以刺激它恢复支撑。

..

如果此时皮下的胶原蛋白和透明质酸含量低,遇到60-75°C的高温,皮肤会直接坏死凝固与筋膜层“焊”在一起。轻则治疗后保持时间短,疗效不佳,重则面部灼伤、皮肤干燥、色素沉着、皮肤表面凹凸不平、皮下神经受损、皮肤永久性塌陷以及僵硬等问题。

做过的BB 可能会反驳我说,手术前后会口服大量的胶原蛋白液,用来阻止这种情况发生,但每个人吸收胶原蛋白的情况不一样,这绝对不是100% 有效的措施。前面也有说过,筋膜等深层组织被聚焦的超声刀灼烧,简单滴说就是烧伤,补点胶原蛋白就能好吗?谁见过烧伤后抹胶原蛋白的。


我们在说说超声刀第二大风险:设备

..

超声刀是美国最先研发生产的,只有Ultherapy品牌取得美国FDA(食品药品监督局)对 “Lifting”舒必提效果的认证。啥意思呢?就是美国FDA承认该设备对皮肤确有紧致提拉的效果,韩国很快追上,不就超声刀么?恨不得一天之内就遍地开花(泡菜国的人民总是把自己想的太牛逼,把世界想的太简单,他们的机器还远远追不上老美~)。

此外,告诉大家,不管是美国设备还是韩国设备,我国目前没有任何一款超声刀的批文,这个项目是灰色地带,不合我天朝的法律,虽然很多整形网站都有妹子站出来为超声波刀拉票,哥还是劝大家要!慎!重!

..

超声刀就像隔空打牛这个武功一样,透过表皮作用深层的筋膜层,如果设备不合格,能量距离不在精确的范围内,打到你的肌肉层,或者只能到真皮层,你的脸上也会有感觉,表皮却安然无恙。后果却是可轻可重了,轻一点可能没效果,重的呢,皮肤烧伤、神经损伤、面部永久塌陷,僵硬,每一个结果都不是闹着玩的!

我国虽然不让用这个设备,但对美容行业监管全靠手感。。。。超声刀一火,山寨货、高仿货全部出来作妖,没有FDA划出的警戒线,很可能假货们不会顾及超声刀需要多么精密的技术和安全监测,靠美容院小妹嘴唇碰嘴唇的忽悠,就能让人砸下大把的银子!怨声载道的超声刀毁脸,绝大多数都是这个黑胡同出来的……

如果真的太想试试超声刀了,去美国应该是比较安全的。。。

再说说第三个风险:操作人员

..

超声刀是医疗美容仪器,能够掌握它的一定是具有职业资格证的皮肤科医生,先前我们提到过,每个人的皮肤情况不同,医生要弄清楚求美者真实的皮肤情况,再来判断适合不合适做超声刀。但大家想一想,没有批文的设备,医院敢用吗?这些边界模糊的可怕……

就算一些整容医院、美容院,请到了正规皮肤科医生,超声刀一次的费用不菲,哪怕治疗者的情况并不适合超声刀,难免有些医生会被利益驱动,只要不至于出问题,效果好不好,随便一个说法都可以把你怼回去……

这里更别说那些连资格证都没有,恨不得三天就上岗的美容学徒了,完全没有皮肤专科基础和经验。再搞一台山寨机在你脸上走来走去,小鸟想想就惊出一身汗呢!

..

还有一件事小鸟必须站粗来说俩句,超声刀扬言媲美面部大拉皮,因为没伤口不留疤,可以取代面部拉皮!这个说法对手艺精湛的拉皮医生而言太不负责了!那些经验和技术都不行的拉皮庸医就不说了,真正拉皮大师们的手术室前,常年门庭若市。明星贵妇排队去都等着,为啥呢?

真相是


 拉皮手术保持效果能到达5-10年之久

 私人订制,根据求美者面部衰老程度,手工调节皮肤各层的提拉程度,效果是最理想的


非常消耗精力:拿宇津木龙一医生来说,一台手术甚至需要10个小时,非常考验医生的经验、技术、体力。。。


所以超声刀的抗衰老效果是没法和拉皮比的,差了好几十条街呢!拉皮手术的风险和承受痛苦确实比超生刀大,这一点大部分取决于医生水平的高低!

把话说到标题处,超声刀在岛国为什么不火?

1.    日本厚生省(相当于药监局)对超声刀设备严格管控,因为这个项目风险确实不低,设备仪器、操作人员的医学背景及经验、以及适应人群等都有严格的限制,导致很多医生不愿做

2.    超声刀的项目火起来不到十年,这个周期无法考察出对皮肤的全部影响

3.    超声刀确实存在灼伤皮肤的风险,这是有很多案例可以佐证

4.    日本有很多抗衰的项目比超生刀更安全,更见效,比如纤维芽细胞再生技术


好啦,关于超声刀的事,小鸟就先唠叨到这里,欢迎BB们给我留言呐~



------ 整容有风险,下刀需谨慎! ------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医美第一品牌,日本整形整容翻译,深耕医美方向,科普各种整形手术,揭秘医美骗局,如果您想悄悄变美,如果您担心国内医生的技术和安全,请联系我们,关于整形,奇异鸟有最正的三观、最良心的指导、最专业的服务!

奇异鸟公众号奇异鸟公众号
奇异鸟官方微信 ↑

扫码关注或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添加

获取更多日本整容资讯

奇异鸟客服二维码奇异鸟客服二维码


奇异鸟官方客服↑

扫码关注或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添加

或添加微信号 qiyiniaokefu奇异鸟客服-全拼)

咨询日本整容&预约

   www.amazingbird.com

   shechipin.baike.com

   http://blog.sina.com.cn/u/2138706667

-END-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整容第一品牌,提供医院预约以及专业医疗翻译服务,预约微信:qiyiniaokefu(奇异鸟客服-全拼)


  想到刘贺未来前,他和刘弗陵关于田千秋的谈话场景。当时,他忐忑不安、小心翼翼,而刘弗陵自始至终面无表情,甚至近乎冷漠。  云歌躺在榻上,盯着屋顶发呆。  “不,姐姐你不会……”  随手将暗格关好,暗藏不悦地向外大步走去,还未走到殿外,七喜就从外面急匆匆地跑进来:“皇上,奴才刚命人去查探过了,是皇后娘娘、太子殿下和孟夫人在打雪仗,所以奴才就没敢多言,先来请示皇上,皇上的意思是……”  他抬头看向云歌,云歌抿着唇,盈盈地笑着。两人之间,眼波交会,似是缠绵不舍,也似是不死不休。  刘弗陵看了一眼,两人竟都是“杨敞”,他将竹片递给于安,于安掌间用力,竹片立成碎末。  子……”  虽然彼此言谈甚欢,孟珏还暗中透漏了他与燕王认识的消息,并代燕王向他献上重礼示好,可最近却和霍光走得很近。  孟珏快步走到她身侧,云歌怒意满面,扬声叫人,想轰了他出去:“富裕!”孟珏压低声音,快速地说:“我已经知道皇上得的是什么病,三个月内,我保证让他的病全好。”    霍山也满脸的不情愿:“云歌这丫头偷了我的令牌,我还没找她算账呢!还要为她跪?我不去!她又不是真正的霍家人。”  小妹抱歉的一笑,挥手让橙儿下去,不在意地将指间的白发放下,起身走到了窗前,推开了窗户,蓝天上排成一字的大雁,正在南迁。那些鸟儿飞去的地方是什么样子呢?皇帝大哥他现在肯定知道的。大哥,我知道你终于自由,你已经随着那个如云似歌的女子飞了出去,她会行遍千山万水,做完你想做的每一件事情。可我的你,在这座宫殿里,却无处不在,在太液池畔,在神明台上、殿宇的回廊间,仿佛只要一个眨眼,就可看到不徐徐向我走来;深夜时,只要我凝神细听,依然能听到你的萧声。  霍成君说话的表情竟与霍光有几分神似,微笑温和下是胸有成竹的冷漠,仆役心内打了个寒战,几个人上前去拖霍夫人。霍夫人额头流血,大骂大闹,仆役们在霍成君视线的逼迫下,强行将霍夫人拖走。霍成君上前拍了拍门,“爹,是成君。女儿有几句话要说。”  ~~~~~~~~  七喜领着她走到后园,指了指前面的屋子,对上官小妹说:“皇后娘娘,皇上就在里面,奴才就领路到这儿了。”说完,行了个礼,未等上官小妹发话,就自走了。  不过一瞬。  云歌笑着点头,“当然!”眉目中有飞扬期待的欣悦,令人如见三月暖阳。  刘询还想说话,一旁的宦官阴沉沉地说:“皇上等着见侯爷呢!”  刘弗陵望着老头消失的方向,沉默地摇了下头,翻身上马,向骊山方向行去。  “西羌和匈奴的马蹄过处,都是实行坚壁清野政策,所有汉人不论男女老幼全部杀光,今居、安故一袋近成空城。好不容易等到大汉军队到了,李希将军却想利用枹罕拖住西羌主力,从侧面分散击破西羌大军,所以迟迟不肯发兵就枹罕。枹罕城破时,愤怒的羌人因为损失惨重,将怒气全发泄在了百姓身上。男子不管年龄大小,一律被枭首,女子年老的被砍首,年青的死前还会被剥衣轮奸,连孕妇都不能幸免,刚出生的婴儿被人从马上摔下……”孟珏顿了好一会儿,方淡淡说:“人间地狱不过如此。”在孟珏平淡的语气下,刘病已却只觉得自己鼻端充斥着浓重的血腥气,他握住了拳头,咬牙说:“羌人可恨!”孟珏唇角有模糊的笑意,似嘲似怜,“羌人也深恨汉人。汉人胜利后,为了消灭羌人的战斗力,先零、封养、牢姐三地,十二岁以上的羌人男子全部被汉人屠杀干净。那年冬天,我走过先零时,到处都是女子、老人、幼儿饿死的尸体。汉人虽然秉持教化,未杀老人、幼女、幼儿,可是去了壮年劳动力,很多人都爱不过寒冷的冬天。”刘病已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汉人并没有做错。先帝垂危,内乱频生,当时的汉朝还有能力应付再一次的大举进攻吗?如果不那样对付羌人,死的就会是汉人。刘病已叹气,“一场战争,也许从百姓的角度看,没有什么真正的胜利者。有的只是家破人亡、白头人送黑头人。”孟珏没有说话,只淡淡地微笑着。  刘贺被冷风一吹,似乎有了点知觉,翻了个身子,喃喃说:“酒,酒……”  刘询和他身前领路的宦官都是大惊,同时向前飞掠而出,宦官虽然人在前,却后于刘询到。  关押云歌的屋子建造得十分隐秘。借助山壁掩饰,一半隐在假山中,一半藏在地下,除了一道门和外面的机关相通,连窗户都没有。云歌躺在榻上,面朝墙壁,似乎在睡觉。  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从未央宫驶出。  孟珏笑看着月光虹,思绪似乎飞回了当日的记忆,面上的表情十分柔和。  她拖着脚步,随意进了家面店,打算先吃些东西。  众人忙应了声“是”,都沉默了下来。  赵陵从小到大,碍于他的身份地位,从没有人敢当面违逆他,和他说话时都是或谨小慎微,或恭敬惧怕,或谄媚顺从。  两人中间放着一个大盘子,上面放着各色小吃。  “好!晚上见,对了,昨日住的地方你可喜欢?”  本来食物就少得可怜,孟珏还特意留了两个松果不吃。云歌问:“你留它们做什么?”  前尘往事断断续续地从脑中闪过,只觉得天地虽大,余生却已了无去处。欧侯的死,她能全怪孟珏吗?那般的巧合,她却简单地相信是自己命硬,心底深处不是不清楚,她只是不肯去面对心底的阴暗。忽然想起张神仙给她算命时说过的话,“天地造化,饮啄间自有前缘”,只觉意味深长,慢慢细品后,一个刹那,若醍醐灌顶,心竟通透了。  三月刚把几个哭哭啼啼的、丫鬟轰出去,没想到这会儿又来了一个,可又不敢轰这位,只能软语相劝:“二夫人不必太担心,公子只是受了些皮肉外伤。”  霍成君进屋后,看到云歌头埋在胸前,脸涨得通红,不解地看向孟珏。  这一场算是上官兰一方输。  云歌正心中暗骂三哥,怎么能把一个好好的剑客高手逼成了这样?一个小丫头匆匆跑到门口,嚷着说:“小姐,又有个不怕死的来给你提亲了。”  婚宴出人意料地圆满。因为孟珏,人人都喜气洋洋,觉得吃得好,喝得好,聊得更好。步履蹒跚地离开时,还不忘叮嘱孟珏他们提到的姑娘有多好。  大公子自小到大都是女人群中的贵客,第一次碰到不但不买他帐,还频频给他脸色的女子,而且不碰则已,一碰就是两个。  “云歌,你不必如此。”  刘弗陵怔了一下,朝公主道:“阿姊,吃饭还需要猜谜吗?”  蓦然喜,终相觅!  云歌似乎听到孟珏轻到无的一声叹息,她侧头看向孟珏,却见孟珏面色如常,容色温和地看着前方。  山谷中群鸟惊起,黑衣人带来的马匹竟哀鸣着、全部跪倒在地。九月座下的马虽然没跪,却嘶鸣狂跳着要把九月和云歌颠下去。九月惊骇,这匹马是纯种的大宛汗血宝马,本就是马中极品,又是公子从小养大的,十分温驯听话,可云歌的悲音竟能让汗血宝马违背主人的命令。“你已杀了抹茶,我日后必取你命,你若再伤富裕,我必要你后悔生到这世上。”  “是不是我刚才死了,你就会原谅我?”  于安眼眶一酸,低下头,应了声“是”。  “天上有,地上无;口中有,眼中无;文中有,武中无;山中有,平地无。打人名。”  许平君很难为情,忙对云歌说:“他有点怕生。”话出口,却觉得这句解释还不如不解释,尴尬地推刘奭,“快叫姑姑呀!你不是老问姑姑长什么样子吗?”不想,刘奭索性缩到了许平君身后,只露出半个脑袋,打量着云歌。许平君正想把他硬拖出来,却看见云歌对她眨了下眼睛,笑眯眯地蹲下,右手拿着一枚钱币给刘奭看,然后将手掌合拢,再迅速打开,手掌中已无钱币。刘奭瞪大眼睛,“咦”的一声,凑到了云歌身前。云歌将左掌摊开,钱币躺在左手掌心。刘奭用手指头碰了下,确认的确是一枚钱币,云歌又将手掌合拢、张开,钱币又没了。刘奭“咯咯”笑起来,指着她的右手说:“我知道,在这里!”云歌笑着打开右手,空无一物。刘奭呆呆地看着她,再仔细瞧着云歌的两只手,都没有钱币。云歌笑着,右手在他的耳畔打了个响指,钱币出现在她的指间。刘奭看直了眼睛,对云歌一脸敬慕,拍着手直嚷:“再变一次,再变一次!”  昭阳殿内的宫女、宦官黑压压早跪了一地,个个都在磕头。刘询将目光投向夏嬷嬷,眼睛里的询问下流露着隐隐的恐惧和恳求。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