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品百科

广告

丝丽玻尿酸打完脸肿怎么办

2018-08-11 02:54:43 本文行家:我玩我的百科

微信公众号:奇异鸟在东京 ,日本整容咨询客服:ribenbianmei(日本变美的全拼),日本整容整形翻译奇异鸟提醒您:整容有风险,下刀需谨慎!


艾瑞巴蒂最近有没有感到一种隐隐的躁动不安,甚至很紧张的氛围?


1


反正臭美菌特别有体会....身边闺蜜们,减肥的减肥、护理皮肤的护理皮肤、整形的整形...突然就从这个月开始对“美”这件事变得发愤图强。


而原因只有一个!这不还有一个多月就过年了嘛,不变得美美哒,年底聚会的时候怎么去勾引那个暗恋多年的长腿欧巴?怎么让前任懊悔至极痛哭流涕说自己瞎了眼?怎么气死隔壁那个自以为全世界就她美的小婊砸?......


1


重点是...别看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不管你是想瘦脸、变大眼睛、变大胸....等等,统统来得及!


而今天我们重点要说的,就是护理皮肤这件事儿。其实在日常生活中大家也会发现,一个长相普通五官普通的姑娘,只要皮肤好,整体给人的感觉和气质就特别好。相反,即使你的五官再美脸型再精致,如果没有好皮肤,想必也会分分钟拉低颜值!


接下来大家都知道我要说什么了吧?没错,当然是水光针啦!让你皮肤水水嫩嫩的法宝,几千片面膜都比不上的法宝。


其实水光针的基本原理,就是利用负压针头,把营养活性成分均匀的打进真皮层,可以最大程度的发挥活性成分的功效。


1


最早用的就是普通的美容注射器,针头比一般肌肉注射的更短更细一些。


1


后来医生们发现,效果是挺不错,可这打起来也太麻烦了吧?一个针头一个针头的扎扎扎,扎完全脸一两个小时就没了,而且这深度也不能保证每一针都一样,这可咋办?


于是乎,继续改进,整出来了个水光仪↓


1


最大的差别就是把针头由1变成了N。


这张图就更形象了,左边是原始方法,右边是进化后的。是不是进化版的可以打的更均匀、照顾到更多的皮肤?而且针的长度也恒定了。


1


这样一来,每操作一下,就直接等于N倍加速,不一会儿整张脸就都被“盖完了章”。


再后来,这个治疗过程需要医生端着这把不轻的水光枪一直“咔哒”“咔哒”的打,打一个两个人倒还好,人一多胳膊受不了啊。


1


于是水光针又出现了一次升级,直接把那支枪改进成了一个手柄↓


1


到这里水光针的技术也就趋于成熟了。


接下来我们再说说水光针打进皮肤里的东西到底是啥?没错,医美小白都知道,当然是玻尿酸啦!


其实人皮肤本身就有玻尿酸,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不断流失。


1


玻尿酸不是水,但是具有保持水的能力,所以把玻尿酸注射到真皮层,才会有这么神奇的效果。而一般我们的护肤品只停留在表皮层,所以日常见到的各种号称水光针面膜、水光针精华balabala之类的涂抹式水光针护肤品,效果也不言而喻,和日常保湿类的护肤品没有任何区别,更加跟医美上的水光针半毛钱关系都没有!请不要被误导。


水光针的效果是再贵的贵妇级护肤品都达不到的。但是水光针也不是最好的皮肤管理项目,最顶级的应该是干细胞再生医疗,这个在日本很流行,中国的顶级富豪和明星都会选择去日本做这种皮肤项目。


1


那么问题来了,看到这儿可能有的宝宝已经蒙圈了....既然都是玻尿酸,水光针里用的玻尿酸隆鼻垫下巴的玻尿酸是一回事儿吗?


1


答案当然是不同的!


①首先,两者交联程度不同


交联是一种让注射类玻尿酸产品性质稳定的必要手段,由于人体自身可产生玻尿酸酶,未经过交联的玻尿酸注射到皮下1-2天便可被代谢掉,所以不能用作塑形填充的材料。为了避免玻尿酸被降解,就需要把单个的玻尿酸分子连接在一起。


1


而不同交联程度的玻尿酸在很多方面也是有很大差异的:


交联程度↑——产品的硬度和粘度↑——分子量↑——塑形力和支撑力↑
交联程度↓——产品的硬度和粘度↓——分子量↓——塑形力和支撑力↓


臭美菌这样打比喻可能就更好理解了:你可以把交联的玻尿酸(凝胶状)想象成极为浓稠的芦荟胶,非交联的玻尿酸可以想象成芦荟原液。一个用来塑形,一个用来保湿

1


水光针当中的玻尿酸,因为没有交联,注射到人体后会摊开、没有塑形性,主要起到吸水保湿的作用。


1


隆鼻垫下巴的玻尿酸是交联的,有一定的支撑力,这样才能注射到面部塑形,靠物理填充起作用。


1


所以划重点啊宝宝们!


水光针使用的是交联程度极低/无交联的玻尿酸
注射填充用的是不同交联程度的玻尿酸(打鼻子、下巴等适合交联程度相对较高的玻尿酸,填充泪沟、嘴唇等适合交联程度相对较低的玻尿酸)。


②其次,二者的注射深度不同


水光针比塑形注射的层次要浅!


水光针的注射范围是:真皮浅层—中层

塑形填充用玻尿酸的注射范围是:真皮中层(去除皱纹)—真皮深层(苹果肌填充)—骨膜层上方(隆鼻)


1


所以,无论从材料质地和注射来说,水光针用的玻尿酸和隆鼻垫下巴用的玻尿酸都是完全不同的!大家可不能再傻傻分不清了哦!


另外需要告诉大家的是,水光针不仅仅可以起到补水的作用。单纯的只添加了玻尿酸的水光针,起到的是单纯的补水作用。想要在补水功能的基础上,做到美白淡斑祛痘祛皱等更多功效,仅仅光靠水光针补水是不够的。这就需要在注射水光针的同时,加入不同的美容成分。


美白功能:加入传统美白成分维生素C,有效且安全。

维生素C能抑制络氨酸酶的活性,阻断黑色素生成,保护皮肤不受紫外线伤害。另外,还可以利用自身强抗氧化的作用,将已经形成的黑色素还原成无色的黑色素前质,有改善皮肤暗沉的效果,达到恢复弹性及美白提升的效果。


控油功能:加入肉毒素,会在补水的基础上增加控油功能。


当然,不同功效型的水光针价格也不相同,具体选择什么类型的水光针,要根据自己的皮肤情况来综合选择。


也就是说:

对于水光针来说

玻尿酸是必选项,它让皮肤水嫩。

其他是可选项也可多选,就看你有没有更多需求。


就像,你去麦当当、KFC点餐:

你可以只点一个汉堡(玻尿酸),饱了就行。

也可以点个套餐,顺便喝点饮料解渴,或者来个炸鸡薯条解馋。


想必,大多数妹子的心态是:

反正胖都胖了,还不如吃个痛快!

反正打都打了,还不如一次性到位哈哈!


END


好啦不开玩笑,最后严肃脸认真的提醒大家一句:保养,总是越早开始越好!


距离过年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不求一鸣惊人,臭美菌只希望大家看到的你,比上一次见到的你,变美了就好,比心。


1






推荐阅读 可点击



------ 整容有风险,下刀需谨慎! ------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医美第一品牌,日本整形整容翻译,深耕医美方向,科普各种整形手术,揭秘医美骗局,如果您想悄悄变美,如果您担心国内医生的技术和安全,请联系我们,关于整形,奇异鸟有最正的三观、最良心的指导、最专业的服务!

奇异鸟公众号
奇异鸟微信公众号
奇异鸟官方微信公众号:奇异鸟在东京

扫码关注或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添加


奇异鸟官方客服微信
奇异鸟专业客服微信

奇异鸟专业客服微信↑

扫码关注或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添加

或添加微信号ribenbianmei(日本变美-全拼)

咨询日本整容&预约


奇异鸟签证酒店客服
奇异鸟签证酒店客服

 日本代购签证酒店客服微信 ↑

扫码关注或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添加

或添加微信号skyfish--

咨询日本代购&签证

-END-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整容第一品牌,提供医院预约以及专业医疗翻译服务,预约微信:ribenbianmei(日本变美-全拼)





























1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整容第一品牌,提供医院预约以及专业医疗翻译服务,预约微信:ribenbianmei(日本变美的全拼) 


hello+

陆渐听了这话,大皱眉头,方要拒绝,谷缜却饶有兴趣,笑着说道:“妙极 了,这位恶棍叫什么名儿?”罗伯特道:“约翰·霍金斯。”谷缜道:“很好, 我真想立时见到这位主儿。”谷缜笑了几声,忽而戛然而止,望着那骷髅,目有惊色。陆渐也怪道:“这人怎么死在这里?”谷缜蹲下身子,端详枯骨上那件袍服,忽道:“这件袍子是皇家之物。”众人闻言,均是一惊,谷缜撩起袍子道:“你们瞧,这底子本是明黄色,可说不止是皇家之物,更是皇帝才能穿的服色。”施妙妙身子激灵,张眼望去,但见谷萍儿的眸子神采涣散,渐渐迷乱起来,先是一惊,继而心灰意懒,苦笑道:“你真要杀我么,就杀好了。”谷神通叹道:“这些年我着实对你不起。那时你文君新寡,一心嫁我,我那时也想娶你之后,或许能够忘掉清影,可是,唉,可是我怎么也忘不掉她,害了你,更害了孩子。你说得是,我谷神通空有虚名,其实只是一个无耻小人。”谷缜一惊,忽觉体内八劲转动起来。这股阴寒毒气本是仇石自身精气,潜伏水鬼体内,变化虽然诡奇,却仍属“水劲”,一入谷缜体内,对周流八劲而言,不过水劲变强,没有什么稀奇,周流八劲就如一尊无大不大的八卦仙炉左梦尘死后,左飞卿的母亲叔伯,乃至于两位兄长,均被万归藏借故铲除;左飞卿一则年幼,二则地母温黛怜悯,苦求万归藏,保全了他的性命。左飞卿亲眷尽丧,孤苦无依,又是温黛将他收留养大。左飞卿当日亲眼目睹父亲惨死,心志受了极大冲击,从此落落寡欢,不爱言语,除了仙碧、虞照,再无朋友,但他武学上悟性极高,兼之报仇心切,苦练不已,万归藏死时,他的神通已然小成,随后重返风部,技压同门,成为风部之主。“奇怪。”谷缜沉吟道:“老头子方才不像是在梦里,看得到,摸得着,活 灵活现,近在眼前。姥姥的,梦什么不好,偏偏梦见老头子,呸,晦气晦气…… 他喃喃自语,转身走了几走,双脚一定,身子突然僵直,呆了一会儿,转过头来 ,脸上神气十分怪异,说道:”陆渐,你那日中了六虚毒,和老头子同气相求, 到底是个什么情形?“陆渐道:”那件事啊?说也奇怪,只觉丹田一跳,心里便 出现万归藏的样子,仿佛就在左近……说到这里,陆渐忽地住口,脸色发白。陆渐知他断不肯说,便转过话头,说道:“你那计谋怕是行不通。若是狱岛岛主比九变龙王还厉害,我们怎么能夺他的座船?”陆渐吃惊道:“他跟姚家有仇吗?”仙碧摇头道:“仇却没有,但他此次前来,全为抢夺一件紧要物事,却又害怕抢不到手,于是便用了一个极恶毒的法子,不惜赔上庄里所有人的性命。”陆渐懒得多说,只是冷冷瞧着他。沈秀忽地揪住陆渐头发,拧得他颜面朝上,将红烛微倾,笑道:“我想知道一件事,若是这烛泪烧热之后,滴在你瞳子里,你会不会变成瞎子?”说罢将那烛泪在烛芯四周轻轻摇晃,边摇边笑道,“你想清楚了,是叫祖宗,还是变瞎子?”谷缜悲不能禁,泪如泉涌,身旁众劫奴伤心沈舟虚不救,也是放声痛哭。陆渐满心疑惑,将周祖谟的话说了。那龙崎道:“你是唐人,按本国律法,不能卖鸟铳给你,若是卖了,便有莫大风险。”“管他是人是鬼,”桥本一巴道,“上去再说。”走了几百步,忽听一个声音道:“我在这儿!”那声音自一丛美人蕉后传来,陆渐又惊又喜,上前道:“丑奴儿,你逃掉了吗?那个燕未归呢?”丑奴儿道:“他走了。”陆渐正要上前,忽听丑奴儿喝道,“你别过来。”陆渐闻声止步,一转念,吃惊道:“丑奴儿,你受伤了?”姚江寒啜一口茶,笑道:“这戏班是姚某专程从昆山重金请来的,曲妙人美,诸位可得瞧仔细了。”又问身旁小厮,“下一折戏是什么名目?”那小厮道:“《虎牢关》。”赵武面露狞笑,跳上前去,提起右脚,对准谷缜膝盖,方要狠狠踩下,谁知眼角余光所至,忽见林中寒星闪动,扑面而来。赵武大惊失色,急往后跃,不料那寒星甚多,有如群蜂出巢。赵武肩头、大腿各是一痛,不由得大叫栽倒,一阵麻痒来自伤处,顿时眼前一黑,昏了过去。忽然间,宁不空打个激灵,神情恍惚,抬头向天,尖声打了个呼哨。潭边还有若干实地,可供坐卧。陆渐调息片时,饥饿起来,那潭中海鱼甚多,料来均如陆渐一般,为了躲避群鲨,逃来此间,只可惜时运不济,才脱了群鲨之口,又入了陆渐之腹。叶梵所料不错,数年前狄希偶尔得到一本“太乙分光剑”的残谱,暗中修炼,人前从不显露,本想待到谷神通身故,来日争夺岛王之时对付其余四尊,此时使出,着实被迫无奈。但他所得剑谱本就不全,加之太乙分光剑若非两人同使,极难显露威力,狄希生平只信自己,不信外人,不愿与人分享秘笈,这么一来,二人合练已不可能,唯有一人独使,威力无形减少许多。这一招当日鱼和尚亦曾用过,陆渐此时神通,仿佛鱼和尚极盛之时,举重若轻,犹有胜之。宁不空连发两枚“木霹雳”,却如石沉大海,悄没声息,不由得心中震骇,停了攻势,侧耳倾听,极想听出其中玄机。陆渐却不再理会,将枯枝一掷,高声道:“宁不空,瞧在宁姑娘份儿上,今日就此作罢。”那年少者半晌道:“他为何这样做?”那老者冷笑道:“那厮野心极大,我们一死,他凭借足利幕府的幌子,就能将海上讨生活的倭人招至麾下。别人叫我汪直‘倭寇之王’,其实不然,陈东、麻叶、徐海与我明合暗分,各有地盘。但若我们四人全都死了,偌大的东海不就是他的么?那时候他才是真正的‘倭寇之王’。常言道:‘天无二日,国无二王。’为此缘故,他必不容我活在世上。”武器既成,众人当即决意以牙还牙,首先摧毁元人的京城大都,大都若被荡平,天下必乱,届时便可趁机复兴汉室。要知道,元大都军民百万户,那武器一旦运用,城中几乎无人能够幸免。只可惜,当时众人执著于复仇之念,早已顾不得这些了。”说到这里,鱼和尚不禁长叹一口气。铮,陆渐未及动念,双刀已交,他竟借桥本摇枪之势,离地而起,贴着桥本枪尖,急速旋转。这一转,半是借了桥本枪势,另一半则来自“跳麻”中练出的腾挪之功。苏闻香骑在马上,将头扭来扭去,左嗅嗅,右闻闻。他嗅闻之时,呼吸尤为奇怪,呼气至为短促,吸气却极为深长,仿佛只这一吸,便要将四周空气吸得涓滴不剩,然后便指点方向,但有许多气味因风水流去,苏闻香追踪起来,也偶尔生出差错,走些错路,幸喜错而能改,大致方位不曾有误。宁凝眼眶陡热,泪水夺眶而出,透过迷离泪光,几片白矾渐去渐远,终于不见了。这座佛堂专供府内武士素日参拜,为外宅最高处,此时坐在屋顶,益觉四周房舍低小,此处离天犹近。阿市举头望去,但见明月半缺,星光迷离,不觉微微出神。陆渐见状道:“你看到南天那颗最亮的星吗?那就是北落师门,也是这猫儿的名字。”狄希暗暗吃惊,盯着谷缜,目不转睛,微笑道:“谷缜,你要以威压人么?狄某人可是头一个不服。”谷缜也笑了笑,说道:“你心里必然想,我大好形势,为何说出家父的死讯,自乱阵脚?”狄希被他道出心曲,嘿了一声,冷冷道:“你向来谎话连篇,如今不过良心发现,说了一句真话罢了。”陆渐心中气急,冲口而出:“不好看,像猪耳朵一样。”谷缜望着地上枪痕,蓦地眼神一亮,赶将上去,一字字念道:“徽——州——”念罢不觉莞尔,释然道,“妙极,妙极。”陆渐道:“这些字有何含义?”仙碧摇摇头,惨笑道:“宁师兄,可惜,功败垂成。”那青衣人青衣方帽,仪容丰伟,闻言点点头,脸上却冷冷淡淡,殊无喜怒。话未说完,忽听庙外传来一声长笑,有人以生硬华语道:“二位原来在这里!”汪直父子齐齐啊了一声,随即传来金刃破空之声,那风声呜呜作响,掠来掠去,足有三四个来回,突然“当啷”一声,似有刀剑断裂,接着毛海峰发出一声长长的惨呼,凄厉无比,叫人毛骨悚然。这人两年来无人说话,难得遇上陆渐,一时絮絮叨叨,说个没完,恨不能将两年憋下的陈言絮语一口气说完。陆渐听了半晌,渐觉饥饿,便暂且告辞,那人一听他要走,忙道:“你什么时候再来?”砰,清玄如鼓足了气的皮球,爆裂开来,血雨四溅,铺天盖地。陆渐莫名其妙,眼见屋瓦掩好,才推门而出。谷缜见他,叫了声早,笑道:“昨夜十分奇怪沈舟虚神色微微一暗,悠悠叹道:“沈某人称‘天算’,并非当真智比天高,而是沈某用起计来,有如渺渺上苍,无私无情,六亲不认。既然决意灭你火部,自当斩草除根、不留后患。宁师弟也是少有的明白人,倘若你我换个位置,你赢我输,料来你也不会放过我的家人吧!”老翁痴痴望着大海,亦随着鸟语,喃喃念道:“陆渐,陆渐……”叫了两声,衰朽身躯忽地如风中落叶,瑟瑟颤抖起来。陆渐望着那萧索背影,蓦然间泪如雨落,嗓子一哽,颤声叫道:“爷爷!”陆渐一无所得,心中失望,快步登上二楼,惊得楼上扑簌簌鸟雀乱飞,羽毛四散,敢情历经多年.楼中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